涂色有治愈魔力?

在这股来势汹汹的“涂色”风潮。再次印证了已故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经典名言:“消费者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直到我们拿出自己的产品,他们就发现,这是我要的东西!”

你要涂色吗? 

或者你已经涂色了吗? 

还是你已经从涂色中退出了……? 

一起来看一看,这一股风潮,是怎么一回事吧! 

这是韩国版本的涂色书,是用故事绘本的方式来呈现。

这是韩国版本的涂色书,是用故事绘本的方式来呈现。

一切从《秘密花园》说起……

苏格兰插画家乔安娜芭芙(Johanna Basford)的作品《秘密花园·Secret Garden》是一本针对成年人设计的涂色本。在推广手法上,它被宣称具有创造性、冥想的功能,当初,初试水温,《秘密花园》首印只是很保守的印有1万6000本,当时,万万想不到,不过相隔一年,《秘密花园》已有22种译本,销售超过140万册。

对于这个成功,乔安娜说:“在被屏幕和互联网包围的时代,人们非常乐于去做一些模拟的,创造性的事情。涂色不像在一张白纸上创作那么吓人,它是纾解压力的好方法。”

陈宝珠是MPH书局的采购部经理(Merchandising Manager),作为一间书局的采购负责人,她说,他们是在去年10月尾促销期间引进一两个系列的涂色书时,已发现它的脉动,可是,没有预计来到4月,《秘密花园》风潮就爆发了,然后就一路缺货、补货,在缺货的日子,人们买不到神书《秘密花园》,在涂色氛围下,抱着没有鱼虾也好的心态,很多名不经传的涂色书也间接卖得很不错。

陈宝珠

陈宝珠

日售200本记录

从1月至9月期间,MPH采购部一共做了8次的订货,售出2600本《秘密花园》的涂色本,谷中城的门市甚至是创下两天内售出200本《秘密花园》的傲人成绩,陈宝珠和员工们,私底下称这本书为非小说类中的《哈利波特》。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秘密花园》和系列涂色书的热卖,给了书店经营者很大的鼓励,她说:“我们需要更多的正能量。”目前,陈宝珠最压力的就是到处去寻找《秘密花园》的货源,目前寄出了3张订单,但是出版社都交不到货。

身为一个书店的采购人,陈宝珠觉得自己有义务深入去了解“涂色风潮”的迷人之处,而要了解,就必须自己投入去涂色。想不到,她也成了涂色族。目前,她一个人拥有6本涂色本。由于自己涂到很有满足感,也觉得在涂色时,可以搁下很多烦事,取得片刻的宁静。

陈宝珠的第一张涂色作品,放上面子书获得众多的鼓励和正面回应,她说:“就是这样的正面反应,才让涂色潮狂吹,因,很少人会说你涂色很烂。都是叫好的声音。”

陈宝珠的第一张涂色作品,放上面子书获得众多的鼓励和正面回应,她说:“就是这样的正面反应,才让涂色潮狂吹,因,很少人会说你涂色很烂。都是叫好的声音。”

满足自我价值

“最初我觉得自己涂得不怎样的,可是放到网上,朋友看了都说:不会啊!涂得很好,由于接受到都是正向的鼓励,因此,就越来越有动力投入去涂色。所以涂色书的受欢迎,部分原因是人们享受参与传播过程的自我价值满足。

“另外,我们必须了解到,涂色并不是今日才存在的活动,就像时装都有十年一转的说法,因此,涂色风狂卷起,也是同样的道理,因有人引领被带动这股风潮。而且它门槛很低,任何人都可以涂得很棒。”

涂法层出不穷

陈宝珠说:“很多人以为《秘密花园》是无字天书,其实它有264个字,而且它也不全然是涂色,它有一些空间留白是作者故意设下让涂色者发挥自己的创意和想象力的。所以,记得买你看得懂的语言,因,内有指示,你必须跟随才能尽得其乐。”

陈宝珠说:“很多人以为《秘密花园》是无字天书,其实它有264个字,而且它也不全然是涂色,它有一些空间留白是作者故意设下让涂色者发挥自己的创意和想象力的。所以,记得买你看得懂的语言,因,内有指示,你必须跟随才能尽得其乐。”

除了自己涂,陈宝珠也感染到周边的朋友一起投入。可是,唯一难于影响的就是——男性族群。

“每一次我要介绍给男性朋友,他们的反应都是:神经病啊!无聊啊!”所以,那天,当男摄记买下一本《璀璨繁星曼陀罗》,给她的感觉就是“攻下城的一角”。

由于是书商,站在潮流最前线,加上自己也是涂色迷,陈宝珠对于涂色的动向可是贴紧追踪,除了在很多的涂色聊天室可以见到她的倩影,最近网上有一个Color Fy的应用程式,她也很快便下载来玩。只是对于她来说,这个网上填色提供的颜色不多,她形容:不好玩。

可爱的孕妇减压涂色本。

可爱的孕妇减压涂色本。

流行组合彩涂

没有可以揣测到这一股涂色潮会延续到何时何日,但,涂色的玩法层出不穷,现在他们收到的资讯,大概在圣诞节,书商会推出类似海报的涂色,这是为在海外已经开始流行的Party Coloring而设计的,可让3至5个朋友一起涂。

最近推出的涂色本也开始讲究3D立体感,有些还设计成像画册,涂完可以撕下并柜起来。而被视为涂色界指标的乔安娜,继《秘密花园》、《魔法森林》,第三本涂色本《迷失的海洋·The Lost Ocean: An Underwater Adventure and Coloring Book》也预订在10月22日上市。另外网上也有宣称具有疗愈效果的刮刮乐都希望借助这股风潮,沾到一点甜头。

5大畅销涂色本:

1.秘密花园

2.魔法森林

3.Dream Cities

4.Birds and Butterflies

5.Secret Paris

大马临床心理医师黄维雄:
色彩中获得平静

黄维雄分析,涂色治疗在风潮中被神化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以涂鸦治疗来调养心情。艺术治疗有多种,选对适合自己的项目才是王道。

黄维雄分析,涂色治疗在风潮中被神化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以涂鸦治疗来调养心情。艺术治疗有多种,选对适合自己的项目才是王道。

涂色本以“成人舒压”之名,在世界各地掀起了减压涂色潮。

但众说纷纭。

东西方专家的说法各执一词,是与非,大马临床心理医师黄维雄解释,涂色文化在心理治疗上可以归类在“涂鸦治疗法”中,传统的涂鸦治疗法就是在一张白纸上随性地涂鸦,想画什么就画什么,涂色是现代化下的“涂鸦治疗”产物,是一种方便的艺术治疗法。因为可能某些人不擅长绘画,那他可以专注在涂色,在色彩中找到属于个人的平静与和谐。

越投入效果越好

“心理治疗的范围很广,音乐、画画或者跳舞?都是。我时常说,这些都只是一种工具,不同的工具适合不同的人,工具不过是一个桥梁、一个活动,让你和你的内在独处。有些个案告诉我,医师我没办法静静的看书,那太无聊,我喜欢涂色,我会鼓励他,去啊!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只要一种活动让你心情变好,它就是最适合你的。”

他分析,现在人生活在一个快节奏的国度,忙碌工作后,回家的休闲娱乐看电视就是滑手机,电视和手机的快速荧幕会让人陷入寂寥和紧张的情绪中,并非减压的好活动。而第一本掀起人们追逐的涂色本《秘密花园》,作者是以自然界中的花草构图,花草可以调理人的心情,颜色具有自我催眠的效果,人们在投入创作时,原本焦虑的思想会逐渐放缓,情况就像一个人投入静坐一样,当你越投入,效果越好。

“我会建议人们选购空间细小的图案,因像这类的图案你一定要集中心神,假如你是处在一种焦虑的心态,你是无法投入的。因此,当你全神贯注其中,你的心情就自然慢慢的放松下来了!”

风潮或会减褪

涂色风,像龙卷风,席卷世界各个角落,不论阶层,年龄……对于这股来势汹汹风潮,他虽然不否认涂色的确具有减压的功效,但某程度上,他也认同,这股风,吹起的是一股“神化”。就像数年前的Soduku,时间,会慢慢冲淡,但依然会有人喜欢Soduku,它不会消失,只是,人们的热度消褪罢了!

小心涂色陷阱

黄维雄表示,一年多前他在英国的街头就见到涂色文化的酝酿,只是卷进大马的涂色风潮和在英国所见的有些不同。因此,他要在这里提醒涂色人3大事项,以免陷入涂色陷阱,最后达不到涂色应有的效应。

1。不要在聚会中涂色。

聚会的目的是相聚,若是有人在聚会中只顾拿着绘本投入自己的世界中涂色,这和在聚会中滑手机是异曲同功,那是失去聚会的意义了!

在英国,当地人都是一个人浸醉在自己的涂色世界,而且若是要追求内在的平静,本来就应该一个人独处创作,不要有太多的外在杂音干扰。

2。涂色治疗,适合成人不适合小孩。

为什么这一股涂色风潮,成人都着迷了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成人的思维过度的杂复了,因此只是简单的涂色,反而适合本来就想太多的成年人。但是小孩的世界很简单,涂色就会“破坏”他们应有的想象空间。

这个理论不难明白,就是小孩的创作正在发展中,涂色是一个艺术“成品”,没有太多的创作空间,小孩子应让他们拥抱一张白纸,天马行空的去创作。大人,因平常就想太多,因此,需要简单来做心情的转换。

3。切记,不要沉迷!

涂色,也会上瘾。一些人本来在涂色中寻求生命中的宁静,可是不懂得自我控制,最后控到失衡,不涂不行,而且有时过度坚持一定要涂色一页,结果搞到废寐忘食,心里的焦虑不增反减,反而失去了涂色的意义。

网络红人黑白作画

 

假如说,女性填色者都被苏格兰阿伯丁郡画家乔安娜芭芙征服。

那,要拿下涂色男性市场,必然就要靠来自菲律宾的克尔比罗萨内斯(Kerby Rosanes)了。

克尔比现场示范他是如何将脑里的图像一个个“吐”出来,并串联成一幅黑白作品。

克尔比现场示范他是如何将脑里的图像一个个“吐”出来,并串联成一幅黑白作品。

与知名品牌合作

这位以“Sketchy Stories”网站在面子上赢得超过100万点赞的24岁男孩,原本是一位平面设计师,拿着针笔在笔记本上涂涂画画只是业余爱好,后来他将笔记本上的密集涂鸦(Dooble Art)在网络上分享,引起了高度的回响,书商的注目,2013年帮他推出了第一部作品《涂鸦入侵上色本·Doodle Invasion Coloring Book》,随后有更多的商家注意到克尔比,如果你到他的网站浏览会发现到很多的知名品牌如Nike、Mazda、GE都曾找他合作。

后来,红到一个程度,克尔比就决定离开职场,专心致意于他的爱好中。除了出书,和品牌合作,在Society 6也可以看到一系列以克尔比涂鸦印成的周边产品。

一个人红,必有其特色。

乔安娜的画,是以自然入画。

克尔比罗萨内斯的红,是因一些带机械、密集涂鸦的画风下,将很多卡通、动画、漫画中“成名”或者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人物”都穿插在他的画作中。

动画人物融入创作

这样说你可能想象不到,诚如克尔比说的,他很喜欢宫崎骏,他有一幅创作就将宫崎骏动画中的人物都融入创作,熟悉宫崎骏动画的人看到就很有共鸣感,更甚的是大伙可以在那一幅图中玩“找找看”,看你找到多少认识的宫崎骏动画经典人物。

这就是克尔比作品中的好玩点。

除了熟悉感。相信另一撮人喜欢的是克尔比画中的血腥及诡异感。诚如他自己形容的,他就是看太多的动画、卡通了,因此,他会在无意识将他看到,并喜欢的就在指间流露了。

就像记者就在他一张作品中看到伊藤润二《漩涡》的恐怖感。

日前,在网上被人称为“Dooble Art”之神的克尔比来马宣传他的最近作品《Animorphia》……负责帮记者和克尔比预约做专访的陈宝珠笑说:“你真是幸运,居然可以遇到一个涂色创作达人刚好来马。”

但记者觉得,以其说记者幸运,倒不如说,是这股涂色风吹得太盛,盛到涂色达人都有“市场”来马宣传。

 

克尔比来马宣传他以动物做主题联想的《Animorphia》涂色书。

克尔比来马宣传他以动物做主题联想的《Animorphia》涂色书。

以下是记者和克尔比罗萨内斯的对谈。

问:什么原因造就你一直不停续的创作?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也视艺术为我生命的一部分。一个人若在入学前就立定志向,确定了人生方向,纵然路有荆棘,最终它都会带领你抵达目标。我也一度想过停止我的艺术创作,投向其他行业,但我内在燃烧的热情督促我,让我不停滞的画,方有今日的我。

问:在随性涂鸦艺术画风(Doodle Art)之外,有计划开拓不一样的画风吗? 

还未固定现有的艺术风格前,我尝试过多种不一样的画技,未来我想做一些壁画或者街头创作。

问:在你看起来诡异的风格中,存在了一股良善,你希望透过涂鸦作品传达什么讯息给读者?

我没有企图透过作品传达任何讯息。纵然有些绘画创作灵感来自个人生活体验,我都不会和社会大众分享,因我希望我的读者在我的画中,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想象。

问:你的作品受到什么人或艺术风格的影响? 

我妈妈喜欢画画,我爱上艺术应该是追随她的脚步。我大概五六岁就开始画画了,但要说谁是我的启蒙老师,我是无师自通,一切都是靠自己摸索。美国街头涂鸦艺术家兼社会运动者凯斯哈林(Keith Haring)及宫崎骏的作品影响我蛮深,我现在的艺术模式,某程度上是看太多卡通和动画下的副产品。

问:很多人买你的画集,并涂上颜色,你会觉得你的创作被破坏了吗? 

我不擅长涂色,所以我的作品只有黑与白,每一次有人帮我的作品上了色,并拿给我看,我都会又羡又赞的说:“老天,我希望我可以涂得像你一般好!太棒了!”

问:会不会迁就现在涂色风潮,设计适合成人涂色的绘本? 

有的,涂色风潮太强盛了,在粉丝们的殷切期待下,继《Animorphia》之后,我还有两本作品即将推出。

问:做为一个艺术家,你觉得涂色是否有疗愈的作用?你喜欢涂色吗? 

纵然我不喜欢涂色,但我始终相信,所有与艺术有关的事项或手工都有疗愈效果,这些疗效对成人尤其明显。涂色只是众多艺术治疗中,其中一种可以呼唤出成人内在小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