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证据下开罚单充公罗里
垃圾承包商:冤枉啊!

卡比尔在刘开强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谴责执法官无理取缔卡比尔,并冲充公了其罗里。

卡比尔在刘开强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谴责执法官无理取缔卡比尔,并冲充公了其罗里。

(吉隆坡19日讯)小型垃圾承包商载送垃圾到土埋场丢弃途中被士拉央市议会执法人员拦截,更在没证据下,以他意图非法倒垃圾为由充公其罗里,让他直呼“冤枉啊”!

被指意图非法倒垃圾

垃圾承包商卡比尔于9月1日约中午12时,载工厂和建筑废料到鹅麦8英里的垃圾土埋场丢弃,不过在距离垃圾场1公里外的路段就被执法官员拦截。

他指出,执法官当时要求他熄火,就直接把其罗里驾走,而他则被带回市议会。

他说,他曾质问执法员,援引什么条例来取缔他并充公罗里,官员则指他企图非法丢垃圾,同时开了一张罚单予他。

“同时被取缔的,还有一名华裔垃圾承包商。”

令他费解的是,他被取缔的地方并非垃圾场,而且罚单上也没注明罚款数额。

他直言,执法员仅怀疑他企图非法扔垃圾,而不是在人赃并获的情况下取缔他,就直接开罚单和充公罗里,让他非常不服。

1个月后才能赎回罗里

他今日在民政党投诉局主任刘开强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谴责市议会执法官员滥权。

卡比尔坦言,他自一年多前就到该垃圾场倒垃圾,每次付费约15至20令吉不等,因此他不知道该处是非法垃圾场。他也申诉,罗里是他的谋生工具,市议会不愿让他当场赎回罗里,却只能在1个月后赎回,他被迫以每天300令吉租金租借罗里。他也担心罗里被充公1个月没启动,零件会因此损坏;无论如何他已向警方备案。

刘开强:非对承包商开刀
应取缔非法垃圾场业者

刘开强指出,由于到垃圾场丢垃圾需要付费,所以很多垃圾承包商并不知道常“光顾”的是非法垃圾场。

承包商不知垃圾场非法

他说,雪州政府和市议会要杜绝非法垃圾场,应针对非法垃圾场业者或地主,而非对不知情的承包商开刀,这对他们不公平。

“州政府和市议会积极打击非法垃圾场,但该非法垃圾场经营一年多,加上该区是雪州大臣阿兹敏的选区,为何现在才来取缔?”

他认为,市议会取缔垃圾承包商的做法治标不治本,根本无法真正杜绝非法垃场。

“甲洞区也曾出现非法垃圾场,唯吉隆坡市政厅和中央政府的固体废料处理单位合作,成功解决问题,所以我建议雪州政府效仿市政厅做法。”

他将致函士拉央市议会主席,要求让卡比尔赎回罗里。

取缔对象包括相关单位
林晋伙:执法员没滥权

士拉央市议员林晋伙受询时指出,市议会为杜绝和关闭非法垃圾场,采取的取缔行动不只是对付非法垃圾场的地主和业者,包括非法处理垃圾的相关单位都会一并被取缔。

他说,事主被取缔的路段就在鹅麦区的非法垃圾场范围,该路证实是通往非法垃圾场方向,加上事主当时确实是欲前往倒垃圾,因此在鹅唛8英里的范围内被取缔。

他坦言,由于之前的执法不够严厉,以致很多人不断重犯,也不理会市议会惩罚,当局此番特别加强执法,将充公的工具扣留1个月才允许赎回。

他强调,执法人员并无滥权,他们仅是遵照市议会指示行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