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毒嗜赌动辄虐打
3姐妹逃家避“毒父”

(关丹19日讯)3姐妹被吸毒的亲生父亲虐打到怕,先后离家出走投靠亲戚及友人家中求庇护,如今有家归不得,不知何去何从。

3名黄姓姐妹花来自吉隆坡文良港,生活本来过的无忧无虑,岂知,经济状况稳定的父亲在过去5年染上了毒瘾,变成了赌徒,生活颓废不堪,吸毒后经常失去理性,动手打老婆之余,连3个亲生女儿也照打不误。

大姐投靠姑姑

由于不堪长期被毒打,三姐妹的母亲先于2013年离家到澳洲工作赚钱养家,16岁的老大在2014年先到怡保投靠姑姑;15岁的老二及11岁的老幺则在今年国庆日当天,到关丹投靠母亲的好友张小姐。

在没有成年人的带领下,黄氏姐妹乘坐德士,从吉隆坡文良港来到关丹,投靠母亲女性好友张小姐。

为了让两姐妹进一步得到庇护,张小姐寻求人民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的协助,办理转学手续,让即将报考PT3 的老二能在理想的地点考试。

称与母有联系是“卖国贼”打到羽毛球拍也断

“我们的大姐被打得最多,连羽毛球拍也被打断。”

老二说,父亲经常在他们面前吸冰毒,过后神智不清,经常挥动羽球拍往他们身上打去,罪名是:“依然与母亲有联系,是一个‘卖国贼’。

“我们常与妈妈以微信联系,妈妈叫我们来关丹找她的朋友,我就带着妹妹来了。”

8月31日当天,父亲再度发狂打人,他们两人趁父亲不注意时拿了重要文件即离家,不过,直到今时今日,其父亲并没有找她们。

“爸爸若戒毒就会回家”

“如果爸爸可以戒毒,我们会回家和他团聚。”

老二透露,若父亲可戒毒改过自新,她们会回家团聚,她们认为,父亲是在损友的影响下染上毒瘾,一失足成千古恨。

“爸爸若戒毒就会回家”

“如果爸爸可以戒毒,我们会回家和他团聚。”

黄绮恩透露,若父亲可戒毒改过自新,她们会回家团聚,她们认为,父亲是在损友的影响下染上毒瘾,一失足成千古恨。

带女儿泼漆追债

“父亲带过我们出去,做一些大耳窿的惯性追债手法,例如泼漆。”

稍懂事的老二说,41岁的父亲本性不坏,但染上毒瘾后荒废事业,到了后期经济拮据,靠收回余账过日子,甚至带着他们三姐妹到欠债人家泼漆。

“早年,我们的生活稳定,父亲曾到日本做工,有些储蓄,加上他是做生意的,也有放账,我们的日子很好过。岂知他在几年前突然变了样,吸毒之余还染上毒瘾,我们的家就变了色,妈妈被毒打,我们几姐妹也遭殃。”

母亲友人拟长期收留姐妹

收留两名女孩的张小姐透露,她已有心理准备长期收留友人的孩子,让他们完成基本学业。

“我有5个女儿,他们也是女孩子,可以和我的女儿作伴,大家一起生活。”

由于两人依然是在籍学生,沈春祥答允将在周一到吉隆坡与校方交涉,期望能得到当局特别通融,让他们转校关丹继续升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