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良心和利益冲突时

1985年,德国、法国等五国在卢森堡小镇申根签署了《取消共同边界检查》的《申根协定》。内容在于相互开放边境:协定国之间不再对公民进行边境检查,外国人获准进入“申根领土”内,即可在协定国领土自由通行。欧盟28国中、英国、爱尔兰、塞浦路斯、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自立门户未加入。欧盟之外的挪威、瑞士和冰岛则签约。换言之,在欧洲大陆,一张证书就保证申根区公民,以及第三国公民在区内的自由旅行,通行无阻。

门户大开、高品质的欧洲,和相对的中东和北非无休止的战乱,使欧陆成为难民的天堂。日前,难民如潮水般的涌向欧洲,引起了空前的危机。这个意外事件除了使困厄的欧洲的经济雪上加霜外,也让欧洲陷入了道德困境。

祖国无能怒海赌命

祖国无能,没办法让老百姓平安生活,再加上外国呼朋唤友进场打仗,生命没保障,百姓必然被迫逃离家园,即使是在怒海中赌命。西方国家以民主为名,出兵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认为为推翻了专制政权,扶植新政府,天下即太平。许多年了,中东和北非局势出来就不因所谓民主新政河清海晏;有的,是因为没有工作,没有技能,没有希望下产生激烈动荡。难民心中只有一个愿望:逃!走!离乡背井求庇护。

今年至今,约50万难民以不同方式进入欧洲,至少3千人在逃难中死亡。仅7月份,就有超过10万人越过欧盟边界,其中大部分是在蛇头的帮助下送上破船上。4月,一艘难民船在意大利海岸沉没,800人遇难。8月,奥地利高速公路旁一辆卡车内惊现71具难民尸体。日前,一位3岁小男孩和他5岁的哥哥以及母亲一起船难身亡;小男孩孤独魂卧海滩上的照片,立即就牵动了全球的良心。

“人浪”冲击欧洲

主张开放,慨然接纳难民,被难民称为“默克尔妈妈”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面对汹涌的难民潮和同样汹涌的反对声浪也招架不住了。她宣布实施边境管制,防止大量的难民涌入;之前,每日有数万人越境。

欧洲各国的部长则在布鲁塞尔就默克尔建议,大家分摊难民名额的议题上争吵不休。并不是所有人都欢迎难民。

丹麦说“不”。当局在黎巴嫩的报纸上登广告,劝难民止步。一些东欧国家,反对声音十分强烈。

波兰民族主义者手举国旗,抗议政府接纳难民;捷克右翼民众手持“反对难民、保护边界”的条幅上街。

伦敦上万名民众则游行到首相府,举着“打开边境大门”、“关心难民生命”等标语。抗议人士指责政府对难民“应对迟缓”。

高票当选工党党魁的科尔宾也加入了游行队伍,表示政府应当给予难民“更多的同情”。罗马民众“赤脚大游行”,呼吁政府为难民开辟人道主义通道。

承诺今年将接纳80万名难民的德国,民众也有各种的情绪。极右翼组织示威,骚扰难民安置。

默克尔妈妈不同凡响

干预中东的大手,美国政府宣布,“准备”在明年内接受至少一万名的叙利亚难民,当年由美国开战,引起中东和北非的灾难好像和她没啥关系了,烂摊子由就近的欧洲人收拾。白宫则换个方向,拎着另一面“重还亚太”的大旗,继续前往西太平洋当国际警察!现实是欧洲面临了经济以外的另一个冲击;这回是撼动社会和文化的“人浪”。

在中国贫苦的80年代,英相铁娘子撒切尔夫人问邓小平:“中国为什么不让人民移居海外?”,小平“弱弱”的答:“夫人,你想要几千万啊?”。当人道和现实利益冲突的时候,英相无言以对。

难民潮凸显了德国人的魅力。希特勒时代,德国人趾高气扬,认为日耳曼民族最优秀,但德国战败了。德国失败后低头、虚心反省、承认错误;对伤害过的国家真诚的道歉,实实在在的赔偿;国家领袖不但迅速的重整经济,统一两德,并且化解仇恨,成为欧洲的龙头。德国人在短短的40年间,就把别人必须上百年才能改变的意识形态彻底的压缩,显示了不同凡响的民族素质。

不论各国有哪一种声音,解决难民潮问题的,仍然是领头雁“默克尔妈妈”。且看她的表率!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  http://www.worldstt.com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