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信托和基金规划财产

婴儿潮世代的家族和生意,都在面临全球不同的环境,因此更有必要创建一个不同于上一代的继承方式。

婴儿潮世代的家族和生意,都在面临全球不同的环境,因此更有必要创建一个不同于上一代的继承方式。

以信托或基金会来形成的“全面继承计划”,在亚洲来说还算是崭新的概念,是最近5至10年才被提起。

根据国际财富研究集团WealthInsight在去年12月的报告,吉隆坡是全球拥有最多百万富翁的城市,在2013年拥有高达1万3800名高净值人士(HNWI),高于阿布扎比(1万2500人)、开普敦(8753人)和伯明翰(8736人)。

该集团也预计,未来4年大马的百万富翁人数,将会从去年的2万6000人,增加至3万54人,总财富将从1510亿美元(6408亿令吉),提高至206亿美元(874.26亿令吉令吉)。

同时,“地球村”让这些高净值人士能容易在世界各地投资,并拥有不同的全球资产,这让全面继承计划更加重要,才能确保财富能够平均地交给下一代,特别是散落在全球不同角落的子孙。

婴儿潮世代的家族和生意,都在面临全球不同的环境,因此更有必要创建一个不同于上一代的继承方式,更何况他们的财富如今更“显而易见”。

上一代的富豪们身家或许相当庞大,但很少将财富“公诸于世”,而且也缺少诸如上市和与他人联营的企业活动,不像现在的全球企业环境完全改变,就算富豪们没有公开资讯,但从交易所或其他公共场合都能计算家族的财富。

他国子女继承受限

过去,富豪家族们通常直接将财产的所有权交给孩子,并没有过滤太多,是直接将控制权转交出去。

但是这么一大笔财产,若是直接交给没有能力处理的下一代,将会衍生出很多问题,因此,富豪们应该要更好地保护所积累和从上一代继承的财产。

况且,将继承权转交给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之下的亲属也是挑战,其中一个难关就是无法控制财产如何分配,因为在不同的律法下,也有不同的税务、婚姻和离婚制度,要继承财产时也得遵守这些法律。

例如,澳洲在2009年修改1975年家庭法律条文,承认南澳“事实上伴侣关系”的未婚情侣,在财产分割结算上的权力。

若是情侣符合同居至少2年、其中一方提供财政和非财政的贡献、在一起期间有生孩子等条件,家庭法院就可以分配财产。

此外,不同的国家也有不同的税收制度,特别是如美国等先进国家是针对全球资产征税,所有海内外的收入都需要缴税;而像大马是根据领土征税,非公民只需要针对在该国家获得的收入缴税。

打个比方说,如果一位在亚洲居住的父亲,将1000万美元(4244万令吉)资产交给在加拿大居住的女儿,加拿大是全球资产征税制度,所有的资产可能要被征税39至54.75%,即便她在大马时已经缴税。

在亚洲开始受瞩目

一般来说,财产规划架构有两种,即信托和基金回,在亚洲越来越受到瞩目。

虽然信托和基金会存在不同的复杂程度,但目标基本上是一样的。一项有效的信托,基本上就是建立在意向、主题、目标和指定受益人的基本要素上。

信托是委托人安排和允许,将受益人的资产,交给第三方或者是托管人来管理,托管人持有合法所有权,有法律义务以受益人的利益为前提,来管理资产。

信托可以在委托人还活着的时候,就由托管人管理。绕过遗嘱的信托,在委托人去世时,受益人可以最快的速度获得财产。

保存家庭价值

在全面财产规划的术语中,家族财富也包括无形资产,如家庭价值观、传统和习俗等,也是大马,甚至是亚洲家族非常重视的。

家庭价值也是财产规划的其中一项,曾有顾客表示,如果他在海外就学的孩子没有在每个文化或宗教庆祝日时回家,就会终止对他的金援。

因为一些家庭习惯在文化或宗教庆祝日时聚会,这样的活动是将家庭价值传承给下一代的机会。

而且,现今有许多家族成员都散布在世界各个角落,让传承传统不再是口语的方式,将家庭价值纳入财产规划也是重要的一项。

因此,可选择将之归类在家庭监管架构下,能以结构方式留住家族无形但深具价值的资产,并利用家庭的财富来凝聚家族成员。

宪章建立监管架构

家族监管架构是建立在家族宪章的基础上,这个宪章表达了家族的价值和传统,并列明家族成员的身份。

这包括信息的传播、集体决策的方式,以及家族活动如年度家庭旅行等,可以由基金会出资,以确保良好的出席率。

在一些宪章中,会针对特别基金设立特别委员会,如慈善委员会或创业基金委员会。如创业基金委员会,将为提出良好商业建议的家族成员,提供资金,而不需要申请商业贷款。

150920a0702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