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政治传播看新加坡大选

新加坡大选已经过一星期,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大胜出乎许多政治评论员的意料之外,尤其观察许多选民出席反对党群眾大会,感受到反对党选前的声势庞大,因而选举成绩让人意外,选举结果与选前氛围反差甚大。

作为大马边城新山的公民,笔者有幸到新加坡感染新加坡大选氛围,本身也有一些新加坡土生土长的朋友,以及选择成为新移民的马来西亚中学同学(他们多就读新加坡大学,之后在新就业定居,成为公民)。

基本上,有新加坡本土的朋友在面书上明确表达不会再投票给执政党,理由是希望下一代生长在一个重视人文更甚于GDP的国家;有者指出人民都是纳税人,政府本应给予人民应有福利,但人民却被政府威胁,住房政策也不得民心;有者认为人民一直被执政党欺负;有者直指新加坡人被政府养成只重物质享乐,却毫无灵魂的人;有者对于新移民口中频繁重复“感恩论”,深表反感。

这些是笔者从新加坡友人面书留言获得的资讯,当然,大选结果显示,这也许只是小部分民众的心声,较倾向反对党的民意,最终只形成约30%选票。

此外,一些成为新移民或已是新加坡永久居民的亲戚、同学,则反映出截然不同的看法。有者在新加坡打拼数十年,对李光耀感恩之情甚深,认为目前生活富足的一切,都是李光耀给予的;有者认为,是人民行动党给予他们改变贫穷生活的机遇;有者指,政府那么好为什么要换?有者道出,如果不是因为人民行动党,他也不会选择移民新加坡。这些理由看似言之成理。

“李光耀光环”效应

许多评论归咎“李光耀光环”和“建国五十”的政治宣传效应,产生极大作用,才使执政党打出漂亮一仗。而“感恩论”和“新移民效应”是其中最显著的政治论述。总结,这是执政党政治传播操作精准、有效的一次。

政治传播/宣传,是指一种传播过程,透过候选人发表演说、表述政纲来吸引投票者投票,传播手段是否有效,怎样传播才是有效方法,都足以影响选举结果。

若以新国大选做分析,简单从执政党宣传论述和选民认知,就可知本届大选的政治传播是多麽有效了。本文认为,上面引述新国友人较倾向反对党的言论,为没有被执政党政治宣传洗脑的,因而表现为不受影响的认知。

但是,由“李光耀”和“建国五十”产生的“感恩论”和“国族共同体”共鸣的认知,确实明显受执政党政治宣传影响。

担心失去美好家园

首先,在新加坡工作多年的新移民,将自己一生的选择与成就、生活的富足安逸,都归于李光耀(=挚爱父亲)的赐予。这种认知就莫名其妙,但抱著感恩论的人占大多数,你不得不佩服,将不合逻辑、毫无因果关系的两点:因为李光耀,所以个人拥有富足生活——这种因果论,讲得合情合理,当中的奴性思维和洗脑方式,是执政党精妙的手段,是一种把动物们驯化,面对主人乖巧听话、感恩情感的宣传操作。

其次,是执政党给了他们美好的生活,所以不要换,更不能换,要不然会失去美好生活。这是一种恐惧心理的操作。在“建国五十”的美好氛围中,执政党其实巧妙地把恐惧种进每个人的心理,害怕担心失去这美好的家园,失去了李光耀辛苦建立五十年的新加坡。

所有的元素都等同:李光耀=建国五十=美好家园=个人生活=PAP。在一种符号等同,宣传集中软性生活、家园、人民、国家、国族共同体=政党,去历史性、去政治性之下,恐惧由此诞生,投反对票,等于反对PAP、反对国家,甚至毁坏自己目前拥有的家园。

在洗脑奴化、把恐惧建立在美好家园的图像化宣传下,新国执政党大胜。这是政治传播的厉害之处,操弄人心胜于一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