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绮:不想跟随父母步伐
“离家出走并非被洗脑”

陈思绮坦言,自己并不会怪罪父母或出面调停的议员,因为大家想法不同。

陈思绮坦言,自己并不会怪罪父母或出面调停的议员,因为大家想法不同。

(梳邦再也18日讯)“疑遭不法集团‘洗脑’,2优秀女生放弃深造失联”事件中的其中一名女主角陈思绮今日现身说法,澄清自己并非被洗脑也无人教唆,而是不愿意再追随父母的步伐,自己选择离家出走。

“我选择离家出走并非报章所写的受邪教影响,而是有自己的主见,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如果是受邪教影响,那父母对我20年来的教育那么没有信心吗?”

她认为,单方面的报道和胡乱的猜测将对授课方造成伤害,并让她感到抱歉。

持续跟家人报平安

她澄清,她从霹雳离家出走时曾留下一封长达4页的手写信,目前距离离家时间已有1个月,而她现在人在雪隆地带,依靠自己的积蓄和打工谋生,也一直都有和家人联络报平安,并非音讯全无。

“我不愿意跟他们透露我在哪里,因为我还很害怕回去。”

她认为,自己和家人目前的情绪仍不平静,需等待双方平复情绪后方可见面沟通,对此,她也曾再三和父亲提及此事。

在棍棒教育中长大

“和家人通电话时,爸爸甚至怀疑我的身边有人教唆我如何说话,我已经自己一个人出来了,他们还不相信我,还去警局备案,反而(我认为)他们是听别人的教唆多过我。”

她今天首次对媒体透露,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在棍棒教育中长大,自己在5个兄弟姐妹里排行老四,而她也是家庭成员里成绩最优秀的一位,因此,父母对她的寄望非常高。

她认为,父母在新闻报道里所述的内容是在诬陷好人,找别人麻烦,也没有尊重她。

她说,自己一通电话都不接的原因是因为家人不断地透过她身边的朋友欲让她回家,而父母对她向来都是大声吼叫,让她恐惧对话。

上课释放情绪绝不会自杀

陈思绮也驳斥自杀的说法,并强调自己曾向父亲透露,为了他,绝不会自杀。

她说,她自今年5月起,经朋友口中得知郭老师关于传授正能量的课程,当时饱受关节炎折磨的她眼看父母为了她的病花费不少四处寻医,因此她决定参与该课程让自己的情绪得到释放。

“去了这个课程后,我发现自己是因为许多的负面情绪所以才加重病情。现在,我的心态改变,身体情况变好,关节炎已康复差不多,也已停止吃药。”

她透露,郭老师知道她的家庭情况后,曾亲自示范“孝道”,拿出6000令吉现金,要她以父母的名义捐出善款作慈善用途,让她非常感动。

“宁投资也不让我念大专”

陈思绮强调,她并非不愿升学,大学所提供的并非她理想的科系,她曾和父母商量到私立学院就读营养学专业,惟需4万令吉学费,但父母宁可把钱拿去投资都不愿意让出资让她就读私立大专,让她感到非常失望。

“我曾向父母提出就读私立学院的方案,也把预算做出来,但他们宁可听别人的话,也不听自己的女儿。”

她坦言,一直以来,她都非常有自己的主见,但最后的结果都是挨打。

让她感到痛心及绝望的是,最后一次和家人就升学事宜商讨时,母亲曾大力地掌掴她,并对她撂下狠话。

陈思绮透露,母亲在掌掴她以后,还曾把她带去“问神”,而“神”也没有说她中邪。

陈思绮说,自己并不会怪罪父母和介入调停的议员,只是认为大家的想法不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