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疗伤莫冲撞危机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果如所预告般,宣布一系列中短期措施,扶持国内经济,稳定资金市场,希望能恢复投资者信心,以及最重要的让令吉汇率回升。

这边厢周一才公布这方案,那边厢周三竟然搞起种族味道浓厚的红杉集会,甚至还上演硬闯茨厂街戏码,搞到警方必须发射水炮镇压。

Value Cap股东注资

幸好外国媒体对这红杉集会,没有像对净选盟黄衫集会那样感兴趣,报道分量不重,否则极端种族集会吓走外资,会将正在疗伤的我国经济冲上危机。

眼前,政府推出的中短期刺激经济应急措施,就已经令人诟病,尤其是那所谓200亿令吉重启Value Cap扶持股市措施,先是说政府注资,后来引起议论,担心政府财政赤字失控,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华希才澄清,原来政府并没注资,这200亿令吉全部来自Value Cap的三大股东。

这三大股东,即国库控股、国民投资机构,以及公务员退休基金,本身已经是股市投资常客,对股市了如指掌。

如果股价真的低落到底点,这三大投资结构,应该会自动自发进场投盘,不需要政府特别交待。

救市只出口不出金

重新启动ValueCap,只是找平台供政府首长信心喊话,而且此次中短期措施种类虽然琳琅满目,真正看到肉的也只有这200亿救市措施,其他只不过是陪衬品,起不了作用。

连续15年赤字

结果到最后,原来这200亿也同样是虚的,政府推出的措施,都不含真金白银。

这也难怪,因为自1998年迄今,联邦政府已经连续15年蒙受财政赤字,我们不能寄望财政已经告急的政府,再掏百亿令吉计金钱来救急。

尽管政府没有注入半分资金,这样登高一呼,所有官联投资机构同时发力,再带起一些散户跟风,终究还是令股市本周恢复显著回弹之势,政府已经达到初步目标。

令吉大跌经济内伤

在这信心喊话动作对股市起了开头积极效应后,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博士也适时的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声明,大马经济没有危机,令吉兑美元汇率下跌完全是因为外在环境使然。

她甚至说,全球120个国家货币兑换美元汇率都下跌,意思是大马情况并不是“特别”的糟。

洁蒂的谈话对了一半,大马经济的确仍然保持增长,危机之说并不存在。

令吉兑美元汇率和其他大部分国家一样下跌也不假,不过大马的跌势比人家来得重也是事实。

若非跌得比人家重,兑换新元的汇率也就不会越拉越远,现在都已经穿过1新元兑3令吉水平了。

数据容易遭扭曲

从以令吉为单位计算的财经数字来看,我国经济情况并不是很差,第三季开始的7月经济数字并不是很坏,工业生产指数从6月增长4.3%加速至6.1%。

虽然8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仍然处于50以下负面点,不过和7月一样,已经稳于47上下水平。

不过,正如本栏上周评述7月出口贸易数字时所提醒,令吉汇率在很短的一年时间里下滑逾四分之一,财经数据很容易遭扭曲,就如看起来增长的出口贸易数字,一经转换成美元计算,其实已经萎缩。

国行总裁没有说错,我国经济并非处于危机,只是她没有点出,在令吉汇率大跌情况下,我国经济已经内伤。

在此时正需疗伤之际,政府高官务要以大局为重,不应该为个人利益,偏袒种族极端份子,冲撞经济危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