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与权力解释一切?

10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在美国科德角的一家旧书店,卖了本法国哲学家(后现代主义、结构主义)的代表人物福柯的著作《权力/知识》。惭愧得很,我多次尝试阅读这本书,但是翻不到两页就不想看了。

我当时会买这本书,是因为书的题目吸引人:权力与知识的关系。后来,看到这么一句调侃的话:“给你一个福柯,无事不关权力;给小孩一支榔头,所以东西都是铁钉”,才稍微感觉到为何读不下去;再后来,开始认识一个叫什么“话语”(discourse)的玩意,才搞清楚为什么对福柯有排斥感:用知识、话语及权力来解释社会现象,简单,但非常有说服力。这未免简单到太神奇了吧!

要是我是福柯的信徒(好像不少我们华社的“知识分子”),就可以用这三个神奇字眼来解释很多事情。这里,就只一个例子。

少数人的思想霸政

例如,净选盟是由一批掌握知识的读书人及专业人组织起来的“非政府组织”。他们拥有知识,想通过号召街头游行示威,试图掌握话语权(话语+权力),挑战另一个已经根深蒂固的“话语系统”(也就当今政府的话语权)。所以,你会看到净选盟以“代表人民”自居,要让自己的话语在民众发生影响力,也就是享受了一定程度的“权力”—即使他们真正代表的是少数人,但还是行使了“少数人的暴政”(tyranny of minority),或者是少数人的思想霸政。

放到国际关系的角度来看,我当然可以这么说: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公平与干净”(比较保险的说法是“完美无缺”)的选举制度,民主自由人权公正平等也不是普世价值观。即便如此,西方世界为了掌控世界,把公平与选举制度以及民主自由人权当作是普世价值,是所有人类社会都应该达到的“最高标准”。这是西方霸权的表现。

如此一来,净选盟的领导与支持者,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成为了西方霸权的代言人。西方的统治精英与知识分子利用知识,制造了国际的话语,通过各种管道广为推销,成功的在世界各地制造了代言人。也就是说,净选盟制造国阵霸权的话语,挑战国阵政府,是螳螂捕蝉,其实还有一只黄雀在后。

为了不让净选盟4.0集会的“黄衫军”话语抢尽锋头,“红衫军”号召了一个针锋相对的“16集会”。这是力量的宣示,要告诉天下人人民的声音,不只是”黄衫军“独尊。也就是说,他盟也要再确立其话语权,其中最重要的是”马来人当权“的话语权。

“清流”也是为权力

你看,用福柯的权力/知识/话语这三个神奇只眼,你可以看到净选盟的领导与支持者,虽然以“清流“自居,但是还是对权力非常有兴趣。大家可被忘了英国大哲培根的名言“知识即力量”—在权力的竞技场上,“清流”也是为权力而来。

我对福柯有排斥,最大原因可能是权力这概念变成了”万能锁“,对一国国民,特别是我国多元社会的互相尊重及互相理解的重要却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族群与族群之间的关系,不是”知识与权力“之间的关系那么简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