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陈顺福校长

之一:斯人竟已远去

2014年12月,决定要编辑出版《陈顺福校长教育言论集》之后的一段日子,陈顺福校长的家我去得比较勤,因为有很多事情须要商讨,包括选稿、编排方式、序文、封面设计等。恍忽间犹如回到从前在学校共事的日子,只不过是从当初办公室几步之遥的距离,变成了如今去陈宅大约15分钟的车程。

没有变的是什么?就是他认真细致、择善固执的作风。那一阵子,因为修稿、文章细节求证等等都需要时间,而且由于电话沟通不便,往往要面谈才能搞定,但有时却又因事忙不得不暂时搁置文稿,出书进度难免受阻。这时如果接到他老人家来电询问,只能对他打太极了,这份压力可真不小。

往生前,陈校长还在关注什么?除了母校,还是母校——他希望结合校友、老师的力量,把我中华学校的百年校史纪念做得有声有色,也希望自己能做一些什么以协助改善老师的待遇……

2015年7月20日,接到他来电邀我上门面谈。一如往常,见面先请喝好茶,过后他交了一叠报纸要我整理,都是与“621与陈顺福校长有约”聚会相关的新闻与文章的剪报。

花了一些时间剪贴好,排好顺序放入文件夹,正想要找一天拿给他,并感受他的微笑谢意,然而,今天文件夹犹在眼前,斯人竟已远去……

之二:只有回忆

再也不会接到他的电话了。

其实接到他的电话一点也不可怕,不过是督促你完成该完成的事而已,何况,更多的时候,他不仅只是在鞭策你,也是对你表达期许、关怀和鼓励,甚至找机会让你接受磨炼和表现,让你变得更强。

“有劳有得,多劳多得”——这句话是这几个月来听他说了很多次的“金句”。对这句话,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候自然是信的,反之,所有的努力都如泥牛入海的时候,当然会感到怀疑。

再也不会接到他的电话了,所有的要求、吩咐、鼓励、支持,甚至是诉苦和责怪的话语,都已经不会再从电话听筒里传来,也不会再有一个他听你臧否人事,对你煦煦说话了。

何当共持紫砂杯,品茶共话旧时情?一切都只留下回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