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ueCap扶持股市

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周一宣布注资200亿令吉重新启动VALUECAP公司的运作,并指示政府相关公司(GLC)及政府相关投资公司(GLIC)调回海外盈利回国投资。股市反应迅速,两日反弹43.55点。

ValueCap概念是前首相马哈迪于2002年尾成立,2003年一月操作,概念是抬高股市及拯救陷困公司。

ValueCap,也曾在2008年出手扶持股市。当时时任副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宣布注资50亿令吉ValueCap吸购被低估的股票,让该公司总资金达100亿令吉,吸购股价已经被低估的股票,保护官联公司的投资。

VALUECAP 由国库控股(Khazanah Nasional Berhad),公务员退休金(KWAP), 国民投资机构(PNB)平均共同持有。开始阶段,VALUECAP从股东借贷51亿操作,在2010年,管理资产成长至170亿的高峰。

从该公司公布的资料,至2013年 12月的11年业绩骄人,复利每年成长15.18%,累积了373.13%的赚幅。这大概是VALUECAP 分别在2003年及2008年股市低迷时大举出手,乘低吸纳股票资产。此举不但在某些程度稳定了股市,也为公司带来巨幅盈利。

可能出资扶持令吉

首相署部长说,200亿令吉的来自ValueCap 3大股东。但到底是注入资本,还是借贷或者其他途径,暂时不得而知。

另外,庞大资金原本的停泊处在哪儿?是在股市?还是货币市场?或者其他投资工具。

还有,原本资金的收益是多少?令人好奇欲一窥究竟。

近日,坊间开始出现一些争议,认为政府的200亿令吉应该直接注入市场实体经济,而不是在股市。若争议蔓延,应否出资扶持令吉也是关注点。

当然,如果财政资源充足,多管齐下是挽救信心低迷、稳定汇率的最佳方法。但明显的,政府银弹不足,只能在有限能力下尽力而为。

马中扶市如出一辙

除了汇率,股市指数也是经济、信心的重要指标。看来,政府不敢忽视。

另外,股市低落还有其他并发症,有公司发股、发债券困难,股市融资烂账风险大增,公积金回酬拉低,官联公司账面价值大损等等负面后果。笔者有个工商界大老板朋友,近来就为填补银行要求追加押抵金而疲于奔命,头疼不已。

股市是快速波动的投资工具,优点是抽身容易。翻看VALUECAP 与股市走势历史,2003年开始操作,2006及2007年是离场良机。2008年加码护市,2013年退市离场,功成身退。每回合三数年,过程低买高卖,丰厚利润,即可扶持市场,又可填补国库空虚,年回报率超越15%,还算是顶尖解救选择。

至于投入实体经济,造路铺桥、发放津贴。削减收费的考量,无疑是有更广泛、更长远的经济效益。考虑到政府油气收益大减,财政持续赤字,国债沉重,期限长的资本投资开销变得不太可行,也无力而为。

无独有偶,两月前,中国在股市暴跌的情况,同样推出类似VALUECAP 举动,注资数千亿美元扶持股市。马中两国相辉映,体现市场歪曲时,干预行动的必要性。

150918b09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