辫子

穿上妈妈给我准备的制服,对着镜子把头发梳理好,心里即是兴奋又害怕。今天是我第一天上课。妈妈见状,温柔地对我说:“不用紧张,学校是个很好玩的地方。”我点点头。吃了早餐,她牵着我的手,步行到学校去。

我被安排坐在一位小女孩的后面。她扎着两根辫子,瓜子脸蛋,白里透红,尖尖的鼻子,洁白的牙齿,还有一双大眼睛。她不时转过头来看我,我也看着她。

终于她打破缄默,好奇的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张毅全。” 我有点紧张。

“啊,张毅全。”她点点头,辫子也跟着晃动。

“我叫李翠芬。木子李,翠玉的翠,芬芳的芬。”她一口气说了她的名字。

“你是什么木子张?”,她问道。

“我……我……是毅全……不是……木子张……”面对着她,我更紧张了。

她听了,笑了出来。 “啊……毅全你好!”

“你好。”我回答,脸上烫烫地。

我第一天上学,上天安排了一位美丽的天使坐在我前面。

除了黑板还有辫子

她转过头去,我的视线落在她的辫子上。每天上课,进入眼帘的,除了黑板,还有这一对辫子。

她家里开杂货店,放学后,她经常带我到她家里,偷偷的打开冰箱,拿了冰淇淋请我吃。我接过,傻呼呼的一边吃一边笑。她则笑眯眯,静静的看我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不明百她为何要那样看着我,只觉得,她那个样子比冰淇淋还甜蜜。

没多久,爸爸给我买了一部脚踏车,让我自己骑着上学。我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心想,要是让她坐在后面搭顺风车一定开心得很。但她只偶而乘我的单车,我也不明白原因,只觉得每次她走路时,路上都有很多同学看着她。

有一天,一个大人拦住我们,说要骑我的脚踏车。我不肯,这家伙居然把翠芬推倒在地上,她大哭起来,我挡在她前面对这个家伙喊道:“大人欺负小孩,算什么英雄?”说也奇怪,这家伙被我呵责后,瞪了我一眼,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扬长而去。

她紧紧地捉着我的手,充满泪水的大眼睛望着我,脸上尽是感激之色。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

来不及道别

上课,看黑板,看辫子,偷吃冰淇淋,兜风,日子过得无牵无挂。

但上天的安排往往违人愿,让我遇见了天使,又要让我与天使离别。爸爸因转换工作,我们举家迁出园丘,到数百里外的地方生活。

时间匆忙来不及与她道别。

光阴似箭,一眨眼40年过去了,这个遗憾到今日依然不能忘怀。那清澈的眼神,长长的辫子依然印烙在心深处。

可能我念旧吧,这段回忆始终是甜蜜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