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园的文学路

署名小谷的《山居寄简》,是梁园的处女作。(照片提供/冰谷)

署名小谷的《山居寄简》,是梁园的处女作。(照片提供/冰谷)

尧高除了用多个笔名在〈蜜蜂〉亮相,也向当时高素质的文艺月刊问路,包括本土的《蕉风》和香港的《当代文艺》。弃用小谷而改以梁园做笔名该是从这时开始的。

除了祖籍广西客县这点,梁园和我还有多处相同。我们都出生在橡胶林,从小操胶刀捱日子。我的乳名叫“阿弟”,梁园也叫“阿弟”,几次我在黄家,黄妈妈呼叫阿弟,我和梁园都同时回应,惹起哄笑。后来我们各自走进文坛,他用“小谷”为笔名而我则用了“冰谷”。梁园初出道多署小谷,还以小谷笔名出版了一部《山居寄简》(香港艺美,1962),当年不少文坛人士以为两个“谷”是同一人呢﹗

以小谷出版《山居寄简》

鲜少人知道其实小谷就是梁园。这本署名小谷发行的《山居寄简》是梁园的处女作。这些信笺式的寄简, 1959年9月开始在《星洲日报》的〈青年园地〉刊出,每周一篇,每篇千余字,对象是年轻读者。当时〈青年园地〉编辑是叶世芙,叶同时也是文艺性刊物〈蜜蜂〉的主编。梁园初涉文坛,经常在〈蜜蜂〉发表作品,获得叶的欣赏和重视,也自然地为梁园 (小谷) 辟了个专栏。

这些寄简文字直到1961年12月31日停止,一共刊出了41篇,梁园于翌年将稿交给香港艺美图书公司出版,叶世芙为《山居寄简》写了篇短序。序中说,“……读他寄来的作品和书信,我认识到他是一位敦厚朴素、富正义感、热爱文化,而又博学多才的青年;他写作的范围很广,散文、小品、诗歌、小说……理论翻译著等,样样都行。”

叶世芙对梁园写作的态度与文章的赏识,文中显露无遗。

梁园写作《山居寄简》时,已从太平华联中学高中毕业,以他三语俱佳的优异成绩,拒绝师训学院受训而自调偏野,当乌鲁十八丁小型华文小学的临教,我猜想理由只有一个:他身为兄长,家中还有多个弟妹要求学,他只好无奈让位,这是贫穷家庭的悲哀传统。

步入写作狂热初阶

从当临教开始,梁园可说步入了写作狂热的初阶,他除了用多个笔名在〈蜜蜂〉亮相,也向当时高素质的文艺月刊问路,包括本土的《蕉风》和香港的《当代文艺》。尧高(梁园原名)弃用小谷而改以梁园做笔名该是从这时开始的。1960年9月第95期的《蕉风》里,梁园首开篇章以〈阿敏娜〉引人亮眼,编者在小说前言特别推介,说〈阿敏娜〉以“开放式”的结尾使小说形式独特,手法与众不同。

从此梁园展开了《蕉风》的文学之旅,几乎隔期就有他的小说或杂文登场。自1960年至1973年他遭遇不幸这期间,梁园总共发表了24个短篇,4个中篇和12篇杂文,可说是作者群中收获最丰﹑耕耘最力的一位。

写作速度奇快

梁园的写作速度,也是教人惊叹不已的。陈慧桦(鹏翔)赴台深造前,曾经主编过《海天》文艺杂志,有一次梁园、艾文和我一起去居林锡莪廊找慧桦。慧桦说《海天》快要出版了,头痛还缺一篇短篇小说稿,问现场的我们谁可马上补上一篇。梁园二话不说,向慧桦要了稿纸,就在书桌上举笔疾书,在我们谈笑间即完稿了两千余言的小说〈打羽球〉,不到半小时就轻轻松松交差,令在座的我们啧啧称奇。

根据马仑在〈霹雳河怒吼了〉悼忆梁园文中记述,梁园“平均每天写一万字左右,下笔则不改”(《马华文学脉搏》,234-235页),足见他对创作的执著与热忱投下了规划。梁园追求文学锲而不舍之外,思构敏捷、不择环境、博览群书,也是造就他多产且能掌握多方面体裁的缘因。要是梁园生活在台湾或香港,他有足够条件成为一个专业作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