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原谅却不能遗忘
峇株巴辖抗日血泪史

铁山华人陈碧雍于1914年到铁山披荊斩棘,在矿山工头程金手下工作。这是早年他的家庭照。

铁山华人陈碧雍于1914年到铁山披荊斩棘,在矿山工头程金手下工作。这是早年他的家庭照。

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柔佛的麻坡和峇株巴辖华社领袖张开川、郑文炳和赵丽生、刘子英等人,策划和鼓动峇株铁山矿工罢工离职。他们不愿看到日本人从峇株石原铁山,源源获得铁矿供应,制造军火……结果在日军占领麻坡和峇株后,日军陀美浩少将和铁山矿主石原广一郎要秋后算帐,认为这些人鼓动铁山工潮,是不可宽恕的重大罪行,应对他们采取抄门灭族的惩罚。

刘子英校长为工潮殉难

为了找寻先贤的血泪痕迹,我们从麻坡出发,先到峇吉里路约10英里处的坦克大战战场凭吊,再到巴力士隆日军屠杀澳印战俘和当地华人的惨案地点凭吊,最后到离麻坡约80公里的峇株巴辖石原铁山旧矿场,访问村长和地方长老。

事过境迁,如今石原铁矿原址改为植物园,湖光山色,树木成荫,林园茂盛,一片宁静。矿井变矿湖,湖旁一幅大照片显示早年矿场的雄姿,矿山经过层层挖掘,形成一个巨大矿穴,深深的底层景物变得渺小。据当地居民说,100年前,华人来此披荊斩棘,这山高800英尺,经过常年开采,形成一个深达300英尺的露天矿坑。

铁山村长戴良洪热情地向我们展示他珍藏的铁山史料剪报,同时还带我们去见地方父老陈子才。早年陈子才就读铁山漳德学校,他的父亲陈碧雍是铁山矿工,在矿场工头程金手下工作。他说,当年华人矿工每天工资是8角钱,当时一块钱可买到30斤白米。30年代末,日本人的石原铁山有近2000名矿工。

铁山父老,88岁的陈子才畅谈铁山往事。

铁山父老,88岁的陈子才畅谈铁山往事。

刘子英遭夷门灭族 

陈子才现年88岁,清瘦硬朗,思维清晰,记忆力强,乐于与我们分享往事。他说,战前铁山漳德学校校长刘子英是位爱国校长,关心民族兴亡,他十分敬佩。他说,为了不让日本人继续在铁山开采铁矿,运回日本,让日本兵工厂制成枪炮,支援侵华日军,残杀中国人,刘子英校长暗地里鼓动矿工,宣传不帮日本人屠杀中国人的道理,策划罢工和破坏矿山机械的活动。

他说,日本人对刘子英恨之入骨,在占领马来亚后,他们秋后算帐。刘子英校长遭逮捕,被押往永平,最后在乌水港惨遭日军毒手。日本人对他采取夷门灭族的残暴行动,刘子英全家人都遭杀害,90岁的老父、妻子、幼龄的儿子,无一幸免。

刘子英校长是福州人,1929年到新加坡,曾在崇正学校和文明学校教书,过后到峇株巴辖漳德学校当校长。

据《南洋商报》1937年3月23日刊登铁山漳德学校新闻,刘子英是当时漳德学校校长,学校办理完善,年来学子日增,原有教室已告满额,董事会决定向社会捐款,增建校舍。于是刘子英校长和矿山工头兼学校董事长陈绍林总理到峇株巴辖为学校募捐,获得赵丽生、陈瑞和等的慷慨捐助。

矿工离职场面悲壮 

1937年七七事变后,刘子英任峇株南区筹赈会委员,积极投身抗日筹赈活动。他与柔佛州筹赈会志士并肩作战,暗中到矿区活动,向矿工宣传爱国思想,不为日本人开采铁矿,不让他们运回日本制造军火,到中国杀害中国人。

矿山工人于1937年10月展开罢工。但由于准备不足,筹备不周,筹赈会领袖赵丽生见时机不成熟,劝工人暂停罢工。

接着,筹赈会展开周详计划,筹募款项,动员工人,拟定妥善安顿罢工工人的计划。他们秘密会见铁山工头唐明美、程金、蔡兴、李福、陈绍林等。矿山工头都深明大义,以国家民族前途为重,准备牺牲小我。于是,1937年11月8日,石原铁山爆发大罢工,造成日本人的矿场瘫痪。

矿工们坚决表示,不愿再为日本人工作,愿弃职他往。矿工成群结队,带妻抱儿,离开矿场,场面壮观,至为悲壮。社会人士深受感动,纷纷前往赠物慰劳。

1938年1月3日晚上,铁山矿场机器房发生炸弹爆炸事件,矿区内又发现10枚未爆炸的炸弹。

日军杀害华人帮凶石原广一郎(前中)与他的峇株铁山日本人管理层。

日军杀害华人帮凶石原广一郎(前中)与他的峇株铁山日本人管理层。

战犯石原获释放 

峇株铁山老板石原广一郎(Ishihara Hiroichirou)是日本人南进政策的急先锋,他为日军搜集情报,绘制地图,对日军快速攻占马来亚贡献大。日军占领马来亚后,他为了报一箭之仇,力促严惩麻坡和峇株巴辖的筹赈会活跃份子。1945年,石原成为甲级战犯嫌疑犯关在东京巢鸭监狱,3年后获释。

为了阻止日本人在侵华时获得源源的军火原料供应,峇株和麻坡筹赈会的志士付出血的代价。刽子手在战后却逍遥法外,未获应有的惩罚。

殉难义烈赵丽生是峇株中华商会主席。

殉难义烈赵丽生是峇株中华商会主席。

赵丽生宁死不屈 

有“马来亚之虎”之称的山下奉文痛恨麻坡和峇株巴辖华社领袖,因为这批人组织峇株石原铁山工潮,切断了日本兵工厂获得源源的铁矿石供应。山下奉文于1942年3月亲临峇株宋加兰指挥屠杀麻坡和峇株筹赈会领袖。峇麻华社精英赵丽生、王秀銮、张开川、郑文炳等32人在宋加兰舍身成仁,从容赴义。

根据1945年6月17日《南洋商报》一篇题为“麻坡峇株血案与集体鸣冤”的报导,主持宋加兰惨案的主凶是山下奉文。文中指出,山下奉文还是峇株石原铁山的股东,因此他要严厉惩罚这批鼓动他的铁山矿工罢工的筹赈会领袖。1942年3月17日,他坐镇峇株,主持集体屠杀华社领袖的行动,屠杀场就在峇株华侨中学对面不远的胶林半山坡。

郑明月负伤诈死,逃离屠杀场后,伤重身亡。他与父亲郑文炳、弟弟郑明发和姐夫林太宗一起殉难。

郑明月负伤诈死,逃离屠杀场后,伤重身亡。他与父亲郑文炳、弟弟郑明发和姐夫林太宗一起殉难。

铁血男儿宁愿成仁 

日军投降后,麻坡名记者李冰人写道,麻坡和峇株筹赈会领袖1942年3月初,被拘留在峇株巴辖期间,几乎每天惨受拷刑。囚禁初期,日本人提出,如肯献金7万元,全体可获释放,但筹赈会领袖不屈服,认为以金钱赎命,未免可耻。结果他们被单独囚禁,毒打拷问更频繁。最后日军提出他们每人必须供出100名抗日激进份子,才能获释放。

李冰人写道:“峇株华社领袖赵丽生坚决勇敢地说,领导抗日的就是我,要杀杀我,何必牵涉别人。视死如归的决心,溢乎唇舌眉宇间。的确不愧铁血男儿。寇军虽不断拷问,他们宁愿自己成仁取义,始终不愿连累任何人,尤为有胆有识。”

柔佛筹赈会主席张开川一家九口被日军杀害。

柔佛筹赈会主席张开川一家九口被日军杀害。

临终痛骂暴敌不休

赵丽生等义烈于1942年3月17日早上从容就义,慷慨地为国牺牲。处决地点是宋加兰路2英里半和5英里半,共32名华社精英舍生成仁。他们是张开川、郑文炳、赵丽生、王秀銮、李天赐、郑友专、颜逈华、林彬卿、陈培辉、许思恭、郑明月、林太宗等。

用刑前,他们都被铅线捆绑两手两足,平排跪着,然后日军用机关枪扫射,一时哀叫之声震动山谷。赵丽生中枪未死,余气尚存,临终痛骂暴敌不休,寇军上前,对准胸腔再剌一刀。急公好义的赵丽生53岁就义成仁。在他身侧诈死伏地的郑明月再被连剌两刀,幸未中要害,于寇军离去后,逃离屠杀场。郑明月的父亲是麻坡筹赈会领袖郑文炳,也在同一处遭处决。

在亚逸依淡公葬礼上,死里逃生的周细粒献上一个心形花圈,中间“哀哉”二字是用殉难烈士遗像嵌成。

在亚逸依淡公葬礼上,死里逃生的周细粒献上一个心形花圈,中间“哀哉”二字是用殉难烈士遗像嵌成。

5年后公葬亚逸依淡

在日军屠杀行动中,仅剩周细粒、郑明月、许思恭三人因受刑未中要害,事后逃离屠杀场,后人才知道当时的情况。过后,许思恭伤重生存无望而自杀,郑明月医治无效而死,身中6枪的周细粒成为唯一生存者。

5年后,赵丽生、张开川等柔佛殉难义烈遗骸公葬于柔佛亚逸依淡公墓。1947年3月17日,全柔志哀,各地皆下半旗,学校亦多停课,悲伤肃穆,充溢各处,各地忠骸运至亚逸依淡安息。死里逃生的周细粒在公葬礼上献上一个心形花圈,中间“哀哉”二字是用殉难烈士遗像嵌成,并附联:忆患难相随,白骨而今安淨土;怅幽明永诀,赤心最后奠忠坟。

家属代表董元阶致谢词时说:“回忆5年前今日,正时先烈在暴戾凶狠的日寇手里,用尽严刑酷拷之下,不挠不屈,悲壮为国而牺牲,忠肝义胆,矢志不腻,如此坚贞节操,崇高的精神,不但为我中华民族衿式,甚且可与日月争辉映……虽称马来亚之虎,下令屠杀吾侨之山下奉文,已于去年在菲律宾行刑。”

麻峇忠烈骨骸先集中峇株巴辖中华商会,再运往亚逸依淡安葬。

麻峇忠烈骨骸先集中峇株巴辖中华商会,再运往亚逸依淡安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