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对未来的绝望和恐惧

也门阿丁的救援人员正为一名伤者急救。 (Benoit Finck/MSF)

也门阿丁的救援人员正为一名伤者急救。 (Benoit Finck/MSF)

今年3月底也门的胡塞武装部队和以沙地阿拉伯为首的联军持续爆发冲突,禁运、持续空袭和战火,导致超过100万人流离失所,急需粮食、食水、医疗和安全栖身所,这场战事是无国界医生组织经历过最严重的战事之一。以下是无国界医生医疗副总监早前到也门评估情况时的所见所想。

我们进入了一家母婴健康医院的营养科,一名妇女坐在床边,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们,因为通常在这个时间不会有陌生人跟随医务人员进来。床上的婴儿急促的呼吸着,仿佛正处于痛苦之中。我征求母亲的同意,为婴儿进行检查。当我用阿拉伯语和她讲话时,她显得放松自在了许多。我告诉她我在无国界医生组织工作,我们此行的目的是评估伊卜(Ibb)的医疗状况,并探索如何向在封锁、空袭和战火下奋力提供服务的医疗设施,提供援助。

懂说阿拉伯语的无国界医生医疗副总监阿卢达医生,早前到也门伊卜评估医疗需要,研究如何支援当地医疗设施,为受战火的人民提供医疗援助。(N'gadiIkram)

懂说阿拉伯语的无国界医生医疗副总监阿卢达医生,早前到也门伊卜评估医疗需要,研究如何支援当地医疗设施,为受战火的人民提供医疗援助。(N’gadiIkram)

为医费而负债

这位母亲告诉我,她是从一个距离伊卜两小时路程的村子赶到这里的。她不安的说,她5个月大的孩子腹泻和呕吐情况严重。在我检查婴儿时,医院的儿科医生告诉我,这名婴儿曾出现脱水症状,但是经过一天的治疗已经得到缓解。当听到这个好消息时,母亲露出了一丝笑容,但马上又黯淡下来。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和丈夫为了能到达这家医院已经花费了1万5000里亚尔(约75美元、约307令吉),他们还需要支付同样的路费才能回去。在也门,只有极少数家庭可以承担得起这样的费用,足以让这位母亲的家庭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要负债。

在也门的塔伊兹,居民把空袭死者的尸体抬到墓地。(MSF)

在也门的塔伊兹,居民把空袭死者的尸体抬到墓地。(MSF)

乐观取代恐惧

这是我的第二次也门之行。对比我在2011年第一次来也门,许多东西仿佛没有变化,例如当地人仍是如此善良好客,还有长时间的停电。可是,许多事情也往坏的方向发展。今天,加油站前都会排起长长的车队,检查点相比以往增加了许多,也门曾经宁静的夜晚也变得嘈吵起来,充斥着空袭和高射炮的噪音。对我来说,最大的不同是平日里普遍的乐观情绪被对未来的恐惧和害怕所取代。令人伤感的是,这恐惧也是合理的,毕竟也门人正活在无国界医生所经历过最严重的武装冲突之一。

无国界医生在也门亚丁支援的一间外科医院,图为急症室内正接收大批战争受伤者。 (Guillaume Binet/MYOP)

无国界医生在也门亚丁支援的一间外科医院,图为急症室内正接收大批战争受伤者。 (Guillaume Binet/MYOP)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