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护茨厂街
水炮阻硬闯

警方屡劝不果,在下午约5时发射水炮驱离集会者。

警方屡劝不果,在下午约5时发射水炮驱离集会者。

(吉隆坡16日讯)红衫军数度欲硬闯茨厂街,与筑起人墙的警方上演超过6小时的“攻防战”,警方一度也下令水炮车发射,以驱散情绪高昂的集会者。

尽管茨厂街不属集合地点,但集会者游行前往最终集会地点马莫草场时,一批从太子世界贸易中心出发的约200名“红衫军”,在下午1时左右抵达茨厂街附近的敦陈祯禄及苏丹街交界口,就逗留在该处高喊“巫裔万岁”(hidup melayu)、“阿拉保佑”等口号。

警员筑人墙阻挡

过后,又有至少5批集会者陆续涌往茨厂街,最终有千名红衫军团团包围在茨厂街的地标——牌楼,企图闯入。现场驻守的警员也筑起人墙,力阻集会者闯入。

当他们企图闯茨厂街不果后,改为要求大路静坐,但也遭警方拒绝。

根据记者观察,间中有些红衫军集会者离开继续往前,但也有人到在敦李孝式路交界处去而复返,在茨厂街入口唱歌喊口号,并向警方呛声,宣称他们要进入茨厂街内以捍卫马来人尊严。

到了下午约3时,一批新加入的集会者一抵步,即要冲入茨厂街,有者甚至与警方险起冲突。

一些人甚至发表种族意味浓厚的谈话,大声说“大家同是马来人,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也有者指“大家都是马来人,为何拒绝让我们进入?”

红衫军无法闯入茨厂街,改为要求在大路静坐,一样不获警方批准。

红衫军无法闯入茨厂街,改为要求在大路静坐,一样不获警方批准。

集会结束仍不愿散去

一些集会者甚至故意挑衅警方,叫媒体“走越远越好”。基于安全理由,警方也促在场媒体远离对峙中心点。

联邦后备队于下午约4时发出首次警告铃声,警告集会者解散。这时一些集会者情绪开涨,甚至高喊“进去茨厂街”并向警员及茨厂街牌楼丢掷水瓶及路障物。

他们也要元老改革组织(Otai Reformasi)到茨厂街前与他们对质,勿躲起来,一些人也开始破口大骂。

警方多次劝告集会者离开不果,下午约5时发射水泡,驱散集会者,人群才散去不少。

末阿里:与警冲突后果自负

尽管马莫草场的集会在下午6时结束,茨厂街仍有一些红衫军徘徊不去,不过人数已大减。

另外,Pesaka主席丹斯里莫哈末阿里指在茨厂街和警方发生冲突的集会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数名警员阻止集会者引起骚乱。

数名警员阻止集会者引起骚乱。

警方逮捕2骚乱者

吉隆坡总警长拿督达朱丁今晚说,警方在茨厂街骚乱中逮捕两名集会者,并援引刑事法典143条文(非法集会)调查。

他说,被捕集会者的年龄分别是24岁和30岁。

达朱丁发文告说,这场集会导致两名警察受轻伤,而出席集会人数估计有3万5000人。

“今天的集会仍在警方控制范围内,但今晚还会继续驻守相关地点,以防万一。”

红衫军聚集在茨厂街牌坊前,联邦后备队发出警告,要求集会者解散。

红衫军聚集在茨厂街牌坊前,联邦后备队发出警告,要求集会者解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