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椰子屋”

昨天,经过雪州近千百家居士林的旧居时。回头看看,万般滋味在心头。

那是一幢80年代八打灵双层排屋,仅可辨认的,是典型的玻璃落地长窗,黑铁窗花。院子里已没有那高及人膝的野草,和一丛乱竹。

15年前,我和爱伟及屋友瑞霞、阿妹住在那里。

巧手人制作《椰子屋》

在还没有餐馆“椰子屋”的时候,我们编书、排版,居住的所在就叫“椰子屋”。爱伟廿多岁到学院念书的时候,就搬到“椰子屋”来,课余做排版的工作。当时,《椰子屋》已经半停。大概是毕业之后,我们才做45及46期,四方版本的《椰子屋》。

当时我们做“南洋丛书”、《人文杂志》、《教育天地》的排版工作。常见的是《人文杂志》的主编张景云先生。印刷商李先生也常拿些图片,给我们整理。当年的《中学生》虽然已贴好版交给印刷厂,实际上第二层做效果,配图的功夫,都是由“巧手人”完成的。

是,我们的排版公司是“巧手人工作室”,也就是出版《椰子屋》的公司。为什么不使用“椰子屋”?只因给人率先注册了。查知注册“椰子屋”的,是彭亨一个烧椰壳的马来人。

接本地版《儿童乐园》

通过李先生,我们还接了一些作家的书籍排版。偶尔李先生也拿广告海报给我们处理。有个路边竖牌的汽车广告我印象最深刻。图片实在太大了。“设计者”据说是汽车公司老板的女婿,随便用Photoshop做了效果,就要我依样葫芦,做一个加大版本。那时我们使用的是苹果G4电脑,已经是当年最强。可是每做一张图片一个效果,我就要和李老板聊个天什么的,或到附近嘛嘛摊喝杯茶,再回来,看看效果完成了没有?

后来,我们还接了《儿童乐园》本地版来做。这《儿童乐园》其实与原版没什么关系。我跟已故姚拓先生申请版权,他跟我说:香港《儿童乐园》已经结束,也就没有所谓版权了。只须“知会”他一声就够了。当时老友杜迎明构思,爱伟动手,画了一个“小精灵”的系列故事。我相当喜欢。出版《儿童乐园》的是一家产品包装公司,厂址在蒲种荒凉的工业区。老板总是在工厂下班之后与我开会。我记得有一回,我开完会已半夜,发现摩哆前后灯都坏了。蒲种一路上也没有街灯(有的只是坑洞),我依靠经过车辆的灯火,小心翼翼回到八打灵。爱伟很担心。

那个时期,爱伟还须念书,她的毕业作品全是当年养的猫儿。我最喜欢的一张,是猫儿从厨房望出去后院。另一张是猫儿在草丛之中跳跃的夜景。那门前一丛野竹,及偶尔出现在垃圾桶旁的松鼠,也让我写成了一篇得奖诗作,那是2000年以前。后来的,已经是餐馆的故事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