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的修行

150913D01_C464-5

泰国知名森林禅修大师隆波连月前来大马弘法开示,与国内信众分享禅修的修学技巧。《传承出版社》亦在今年推出两本隆波连的中文译作,现特整理与读者分享。

关于如何在工作中修行,已故大师佛使比丘给了好些不错的建议,其中一个是“我们应该以不执着的心态工作”。我工作时心没有任何挂碍,也不顾虑太多。一心想着为了大众的方便而把工作做好,就这样一直做下去,就是如此。

没有去想工作太多与否——这类想法徒使人担心罢了。我也不期望自己做出来的东西会经久耐用,只是考虑如何给大家有个好遮盖,不受日晒雨淋。无论如何尽量把工作做好。要是工作时没担忧,不吹毛求疵,就可把工作做好。工作就像是去旅行,要是你不急着赶到目的地,就不会觉得路途很远;如果要比正常的时间快赶到目的地,就会觉得很远;胥视个人的欲望而定。

工作时,我们可以注意身体的不同姿势和动作,保持对身体觉知,从欲望而来的压力就不会压在心上。这样,不管是行住坐卧我们都保持平等心,可以把一切——包括工作——看作仅仅是身体姿势的改变。有时,我们经历到惟有工作才会面对的强烈情绪波动,要是我们工作时专注于空,或把工作看成只是身体姿势的变动,就可以把工作经验转化成善的因缘。除非我们忧虑过度,否则做办公室的工作或文书也不会有大问题。反之,如果老是担忧,工作就变得困难。只要不把自己的忧虑加诸于工作之上,工作就变平常。

弘扬佛法也是工作

有各种的工作,粗重的工作,比如为提供身体庇护,我们建筑寺院的房舍,像这类在建筑场地的工作就牺牲很大。还有些工作是利益社会大众的,像是弘扬佛法。佛陀提出一位法师应具备的品德,包括:——弘扬佛法惟一的目的是为对方培养正见,给他带来利益,不应该希求任何回报;——理智、有次第、完整地弘扬佛法,不遗漏要点;——不应该为了得到物质好处而弘法;——弘法不应该自赞毁他。

弘扬佛法也是工作,如果我们依照佛法去做,就不会怀有上面提到的不善动机。我们的动机很单纯地是为了分享佛法,让大家能提升和改善。

当我跟隆波查(阿姜查)共住时,身体还相当壮。他有时会要我缝制袈裟,准备给要短期出家,接受法与律训练的人用。一年要准备四五十套三衣。要缝纫那么多衣服,你必须每天很早就开始工作。要是工作时心生不满,你会积怨不忿,最后就满肚子牢骚。我可以满心欢喜地工作,要是哪一天只完成一小部分,我也满足于自己的工作效绩,隔天再来,反正就这样继续做下去,内心不受影响,是时候停下来,我就停,隆波查说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晚上了,我就静静进行自己的禅修。这也是工作的一种,你必须抱着奉献和服务的心态工作,为了利益大众而牺牲。

工作和修行接合

隆波查年青时,有人来和他共住,他都尽量护持,给予协助。不过,首先他会让来人自行度过一段时间,看是否能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适应下来之后,隆波查让来住的人完全依靠自己工作和修行,使他有机会自立过生活。这是他的教学法。关于缝纫袈裟,早年整套袈裟是用针手缝纫的,不像现在有缝纫机或各种器材。隆波查会帮忙裁剪,但你必须自己缝纫,一件袈裟要花好多天才完成。从中可看出隆波查是多么关心训练我们,以便能照顾自己。

至于我们的资具——如何披袈裟,照顾袈裟,还有我们四大威仪,隆波查指导我们保持念住:坐、站、行等等皆保持念住,披袈裟时是也是如此。这些修行让人变得更加自立,承担负责,不成为别人的累赘,要人照顾;这些也是“工作”的一环。

隆波查的生活方式,不是无所事事的那种,而是在工作中利益自己的同时,利益大众。

隆波连在大马弘法时的盛况。

隆波连在大马弘法时的盛况。

隆波连答问集

问:我听说你去墨尔本的焚化场看火葬,这方面有什么值得省思吗?

答:我们可以把在火葬场中看到的作为课题反问自己。例如:今天他们火化了这个人,明天轮到谁呢,会不会是我?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让我们熟悉于应付生活中的现实问题。当面临生命中不可避免的事时,我们就不会手足无措。

佛陀赞叹在焚化场修行,这样修行令我们不会在欲乐和欢笑中迷失自己以至被它们攫夺去。能看到这点将协助舒缓贪欲与嗔恨。在焚化场的观察将会减轻对自我中心“我”、“我的”的幻觉。这样子反问自己可以为心带来某种程度的平静。

问:这样思维死亡,会不会导致忧郁?我们是否需要老师指导?

答:在开始阶段的确有可能出现类似的症状。不过当一个人长期修行并习惯后,情况会改变。这让我想起当我还年轻与朋友在一起时的光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认为自己可以尽情欢乐。但是当我一开始提及死亡时,每个都逃开去,避忌这个课题,没有一个人愿意碰它。

人们不愿意面对像死亡这类事物,他们不想涉及这些,认为这类事物不吉祥。当我提出这个课题,是个提醒,提醒大家意识到死亡。

问:修行是否像爬山一样,攀爬时令人精疲力竭。但到达顶峰时一切疲惫消失无踪?

答:可以这么说,阿姜查经常引用一则当地富有寓意的谚语: 爬树时不可缓慢、犹豫或后退; 上山时须不慌不忙、逐步攀登。

问:修行时有没有办法一直保持快乐,还是说必须经历某些痛若?

答:我们吃饭是为了填饱肚子,只要不停地吃,总会有填饱的时候。在吃的当儿我们可能还会有消除饥饿的意图,可是只要继续吃,饥饿自然会消除。

问:修行时我们固然会受苦,但同时我们应该也累积了某些善业。请开示我们该如何修善?

答:善行有许多种形式,不过不管哪一种形式的善行,目的应该只有一个:使我们不再受苦。功德包含什么?它包括了护持与协助他人等等,比如在外出时看到意外事件伸予援手,在协助别人时培养我们的慈心,此外我们也可以布施别人东西。

然而现在泰国,人们害怕在意外事件中帮助别人。以前的人诚实可靠,现在的人已不再那么友善。今天,假如有人不经思索地帮助别人,现场又没有目击者的话,他很有可能被诬告为肇祸者。显示出在变迁的社会中人们不再互相信任。

约制自己不去造恶,约制自己避免步向“地狱的灾难”是令人获得好处的善行。其实,人类所发明的一切都是为了带来福祉。只是如果用在错误的方面,就会带来危险和伤害。比如吗啡和咖啡因等被广泛的应用,滥用这类药物会使人发疯、精神错乱和神经系统紊乱。我们有必要知道何者对何者错。佛陀肯定有很好的理由要我们远离产生冲突与侵扰的东西。要有坚定的心去行善,这是动机的问题。

修行第一步是持戒,之后是修定,保持念住——例如注意身体的姿势。再接下来是过着充满智慧与善巧思维的生活。

那天我提到我们的生活需要依赖电流。但是电流有危险,所以使用电灯时要小心注意。如果小心使用,电流会给我们带来许多利益,让我们从中得到快乐,并随我们的意愿使用。可是这要有正确的方法。

隆波连开示录

像雪一般的融化

时间无情的流逝,佛陀把我们比喻成被拉去屠宰的牛只。每天时间都飞快地流逝。我们的生命就像小草叶片尾端悬吊着的露珠,或者像由落下的雪花堆砌成的雪球一般,只要太阳一出来就融化掉,在风中蒸发无踪。

佛陀要我们这样思维我们的生命,才不会被烦恼和贪欲等不善牵着走,过没有自由,无法作主的生活。

水霸

在这辽阔的地球上,我们与大家共住在一起。与人共处时我们需要拥有坚韧的耐心和容忍,特别是当我们身在不知自己处境的情况之下,很容易冒失闯祸,所以要有耐心要能忍让。耐心容忍是一种能量;这就好像我们墨尔本附近也有的那个,能储水发电的水霸一般,耐心容忍也类似如此,拥有可以利益我们的潜能。

别人闹情绪时,我们要能耐心容忍,不管是顺缘还是逆缘,我们也都必须耐心的忍受。假使我们对事物可以放下不执着,那么耐心和容忍就成了出离或牺牲,一种让我们在社会中相互扶持、深入体悟生命的重要德行。

树的社会

共住在一起我们需要相互扶持,这可比作森林中的“社会生活”,在“树的社会”中每一棵树都不一样,这里有大棵的树也有小棵的树。现实中,为了安全大树要依赖小树,小树也要依赖大树。假使以为大树因为大棵就不会面对危险,那就错了,风暴来时,倒下来的是大树;同样,小树也需要大树,没有大树依靠它会折断。

每一个社会都需要有这种相互合作的关系,不恰当的状况发生时,依照佛陀制订下来的原则可以纾解问题。人类必须运用他们的理智、念住与智慧,才能提升自己的行为超越动物。这是佛陀赞叹念住和智慧的原因。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