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文科考题的几点体会

今年小六检试(UPSR)的华文科试卷,据说深奥得离谱,连本地的中文博士在回答理解文的问题时都出现“惊人的差异”,不少应考学生走出考场后都痛哭流涕。首相署部长魏家祥觉得出题者似乎有意刁难学生,有部分教育工作者也认为考题难度太大,会扼杀学生学华文的兴趣。

我对这个问题有几点体会:

其一,此次小六检试华文科试卷理解题“抄袭”大马教育文凭(SPM)华语模拟试题参考书、同时是中国初中生的考题,仅此一项就有些匪夷所思。难度跨越如此之大,小六生怎么理解和作答呢?《母亲的作业》故事固然动人,但是下边的选择题则叫人头痛。因为有些选项的意思很接近,要小六生从中找出最准确的答案,殊非易事。加上选择题题型本身的限制,会让学生更没有安全感。问答题还能博个“意思接近得些小分”,选择题则是“毫厘谬误即满盘落索”。因此,学生过后忧心流泪,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批评应该客观公正

其二,出题老师准备试题,既要担心简单浅白的考题会拉低整体学生的水平,又要顾虑深奥复杂的问题会严重打击学生的自信。有不少人呼吁老师尽可能设身处地为学生着想,然而我深知此事难为。原因在于我就是我,我是一位老师,我不是小六生,或者说我在小六阶段的水平和现在的小六生的水平可能有一定的差距。在这种情况下,要一位老师准确评估试卷的难度,满足各方的心理需要,同样是困难的。这一次考试让小六检试级的鸡蛋去硬碰大马教育文凭级的石头,平心而论,的确是很大的错误,应为此作深刻的检讨。

我也希望投诉者在批评老师的同时,也能够持着客观公允的态度,不要因为这次事件就对老师存有偏见,把学生在学习上或考试中面对的压力挫折完全归咎于老师。

中文科答案最复杂

其三,我不认为请两位中文博士来作答试卷题目对认识和解决这个问题能够产生多少实质的帮助,他们得出不一样的答案并不能确切说明这份考卷的难度不寻常。大学的教育体系,注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敢于表达不同见解的能力,和一般讲求死记硬背标准答案的中小学填鸭式教育有所不同。

尤其是中文科,它的答案也许会比任何学科的答案都来得复杂和不确定。在这种教育体系训练出来的学生,对一个问题可以有多种看法,在多种的看法中有些甚至是相冲的,然而这不一定会影响他们的考试成绩和学术水平。只要是自己的看法,并且言之成理,大学教育一般不会“法常可”,用一个固定的说法去框定学生对问题的理解。两位中文博士在理解文选择题的答案不一致,极有可能和他们受过的大学训练有关,和试卷题目的难度、作答者的水平未必有直接的关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