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微笑 ——哥哥张国荣(下)

能为你设计发型,是我莫大的荣幸。

能为你设计发型,是我莫大的荣幸。

“那个晚上,我俨如你的歌迷坐在台下听你致词。你怎么啦?身体出了状况吗?我总是觉得你声音有点沙哑,但是我连上前关心你的机会都错过了,是何等遗憾!后来我跟一位同学提起这件事,他说他和你是看同一位肠胃专科医生的。你们常在VIP候诊室等侯。我开始担心,若他所说的胃酸倒流会灼伤声带是事实,你一定受了不少煎熬。声线对一位歌者来说,如同生命之宝贵。但现在一切已不再重要,只要你那悠扬的歌声永远留在我脑海里!”

手提电脑失踪

几年前的一次搬家,使我失去太多。手提电脑疑是被装修工人拿走了,我所作的曲的demo全收录在里面,包括那首没有名字的歌(歌词也只能凭记忆写出部分)。毕竟距今已12年了。我想,反正是原创,错多少也没有人会异议。幸亏以前的助手Cello Kan有存档(相信有,应该有)。为什么不问他呢?我不敢问,万一落空就来个晴天霹雳!就让我逃避好了,因为我未必能接受这打击。

旧照片也不知跑哪去?以前与Leslie的合照也找不出来,只好自己动笔替他画一幅素描,不是更有意义吗?从来未正式学过西洋素描,只在中学上美术课时自由发挥交功课。昨晚先吩咐干儿子从网上下载Leslie的照片传到我手机,今早问女儿借了画纸,再从抽屉最底下找到一枝快绝版的4B铅笔,加上以前买下来的一本《素描入门》,一切准备就绪,兴致勃勃地想要为Leslie画幅肖像。

等了12年,这份心意终于可以献给你。只是没想到不是用唱的,而是以书法来表达。

等了12年,这份心意终于可以献给你。只是没想到不是用唱的,而是以书法来表达。

眉目如画

开始进行得挺顺利的,眉毛眼睛是第一个步骤。“眉目如画”是他的标记,而且眼神是最能表达他忧郁的内心世界。如果能把握这两个重点,成功率就会高一些。小时候画明星肖像都是照着姐姐买的《银色世界》或《南国电影》,这些杂志早已停版,一定勾起某些人的回忆吧!现今世代太进步了,很难想像我会从手机对照来绘画,有点半电脑化的感觉。既可以用手机功能将五官放大,又能亲手一笔一笔画线条打阴影,天作之合。

问题终于来了。因为原本的照片看不出发型,隐约看到有点蓬松。那我应该怎样处理才对?自己替他设计发型?他生前有多少大名鼎鼎的星级造型师侍侯他,哪轮到我?好朋友定有商量之余地。我对着手机的照片说:“都12年了,是时侯改改你的发型,让我来操刀,包你满意!”在旁的老二(临时兼任素描导师)都笑起来了。在她的生活中,应该没看过有人用这种方式跟一个逝去的人讲话,而且还理直气壮呢!

对,要怀念一个人,不一定要哭哭啼啼的。朋友,随时可以跟你分享生活的点滴,而我,从来没有觉得你离开过。

后记:写完两期关于你的文章,心情总算平复了。那首歌还没有取名字,就叫《永远的微笑》好吗?你有意见吗?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