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理会:没涉及泄题
检试华文没必要重考

华理会认为,今年的UPSR华文科没必要重考。左起为颜振辉、彭德生、唐威杰、王鸿财及陈志成。

华理会认为,今年的UPSR华文科没必要重考。左起为颜振辉、彭德生、唐威杰、王鸿财及陈志成。

(吉隆坡15日讯)针对小六检定考试(UPSR)华文考题的争议,大马华文理事会认为没有重考的必要,因为没涉及泄题。惟以后的出题方式需改进,以符合KSSR课程推行的高层次思维教学模式。

大马华文理事会主席唐威杰博士说:“华理会的立场是没有重考的必要。若需重考必须是所谓的泄题。这次牵涉到的也不是整张试卷的问题,只是部分的争论在于(试题)能否在小六生的理解范围而已。”

重考没好处

“相信考试局听了我们各界的意见,会以专业的手法处理,调整具争议性的地方。”

他认为,考试局有自己的看法,他们也不便过问该局如何调整,惟在往后的考试题目,即可看出考试局是否接受外界意见。

该会副主席王鸿财认为,若考试局“换汤不换药”,那重考对学生也没什么好处。他昨晚在华文理事会关于UPSR华文考题分析和建议记者会上这么说。出席者包括大马华文理事会副主席彭德生、执委颜振辉及陈志成。

按小学华文课程纲要拟题
考题比重值得斟酌

针对UPSR华文科试题,唐威杰分析说,试卷的确是根据小学华文课程纲要来拟题,考试司也依据课本里编制的语文项目来设题。但,考题的比重值得斟酌。

“针对成语部分,试卷里还有其他题目都采用了成语作为答案,那么就不只3题而已。比如第9、10、15及理解文章部分的第33和36题都能看到成语的影子。”

另外,他也认为,理解文章部分的两篇文章字数都比以往多,柳公权练字字数大约868字、母亲的作业846字,比以往的600字左右的文章来得多。

“考试时不管文章的难度,字数毕竟会影响作答时间。如果学生对时间的拿捏不准,多少会影响作答情绪,中下程度的学生就可能会面对时间不够的问题。”

他建议考试司华文组尽量采用相同字数的文章,遵守一致性原则。

题目难不代表高层次思维
限制性答案违反评审要求

彭德生认为,考试局的考试方向是往测试学生的思维能力,而摒弃以前填鸭式的方式,这个方向是正确且必须受到肯定的。但拟题老师,是否对高层次思维考题模式有全盘理解,就值得斟酌。

“若老师没有全盘理解的话,拟出来的题目可能不符合高层次思维模式的要求,因为题目难并不代表高层次思维。”

他认为,UPSR华文科考题前面30题,绝大部分都不属于高层次思维题目,而属于低层次知识性题目,学生曾接触过该词句,而记得的话,就可答对。

“高层次思维用选择题来考,是极大的错误。篇章是开放性的抒情文,题目也是开放性的,但答案却是限制性的,已经违反了高层次思维评审的要求。”

对于一些有参与考试局出题者,对于学生考试后哭泣及一些掌校者批评试卷,而在社媒以“养鸭人及鸭子”来嘲笑及讥讽师生,他认为是很不恰当的。

设特工队研究华文公共考试

彭德生披露,华文理事会将成立一个特工队,以全面研究及探讨我国各项华文公共考试模式及试卷,是否达到测试学生语文程度的目的。

他说,该会除了会邀请国内各单位负责人、大学、学院讲师外,也会邀请中国语文学者来研究交流,希望以教育专业的角度来提出建议,让考试局可以参考以作出相应的调整,以让我国各项华文公共考试更具公信力。

此外,华理会接下来将为教师们提供更多华文教学课程及培训,希望通过实际的教学指导及交流,带动教师们往更高层次发展。

他说,家长对于目前的华教情况须有一定的理解,才能发挥监督及引导的角色。

考试司检讨
应征询各单位看法

询及各界认为本次UPSR华文试卷对小六学生来说显得特别艰难,应该由教育部底下的考试局、考试司还是课程发展司调整,彭德生说,华理会已对此给予意见,接下来则由各相关单位检讨。

“考试局在检讨时,必须召集课本司和课程发展局的负责官员,因为试卷所考的范围原本就是课程发展局所提供给学校的课程范围,到底这样的试卷在课程发展局眼里,是否达到测试孩子在6年的学习过程中所学习的华文程度。”

“既然有那么多的评论,考试司在检讨时,应召集各不同单位负责人来提供看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