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脑专诱骗富家女包养
不法集团疑骗逾千人

黄伟益陪同受害人家长到槟城贸消局投报,要求贸消局介入调查。

黄伟益陪同受害人家长到槟城贸消局投报,要求贸消局介入调查。

(槟城15日讯)疑遭不法集团“洗脑”,“2优秀女生放弃深造失联”事件的槟城及外地3受害者家长,已向警方报案,并到槟城贸消局投报,要求贸消局介入调查。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指出,迄今所知受害人约有20至30名,相继于本月11日及14日向警方报案的失联女生家属分别为槟城1名及外州2名,若以1992年开始活动至今每年保荐30至50名下线来推算,想信前后已经有逾千人受骗。

52岁主脑拥“孩子脸”

他今日记者会上说,有关不法集团并非邪教,而是一个假借佛教教育局行骗的组织,主脑为一名现年52岁“孩子脸”的郭姓男子,受骗者男女皆有。

黄伟益说,郭姓男子会在众女下线中挑选富有的女生为女恋人,并不以美貌取人,而是要运用对方的财富“包养”他,为他提供名车和享受,因此他是一名“单身公害”。

“郭姓男子是不会与恋爱的女子结婚,只是要对方为他提供丰衣足食,至于女子有否与他发生性关系就不得而知,惟可以肯定的是,女生都难以再谈婚论嫁。”

受害者受促现身说法

基于受得牵连广,出席记者会的受害人父母呼吁其他受害者挺身而出现身说法,让更多人警惕勿重蹈覆辙;同时让仍执迷不悟的两名受害人迷途知返,退出不法组织,早日瓦解不法集团,将“单身公害”和集团成员一网打尽。

黄伟益吁请更多受害者现身报案,勿害怕的感到压力。

由于此骗案属于刑事案,因此受害者是无限期报案,即使是过了数十年也可以向警方投报。这将可促使槟城警方更快采取行动调查。

第三次东山再起
“基地”设学院附近

据了解,不法集团曾于1990年和2005年经历2次瓦解,惟于第三次东山再起后,首脑把“基地”设在丹绒武雅拉曼学院附近的柏西亚兰冷峇柏迈(PERSIARAN LEMBAH PERMAI),方便他把学院生当成招揽目标。

自称跨国公司顾问

黄伟益表示,郭姓首脑自称是多家跨国公司的顾问,可培训受害者为成功人士。不过,他生性自闭和甚少外出,一般上都是由心腹去招揽受害者。

“根据所获资料,郭姓男子早年父母双亡,拥1弟(于一个月前逝世)及1妹,本身喜爱演讲,有‘操控狂’,他曾是绘画老师、会吹口琴。活跃一青年组织,且是1993年至1995年槟州主席,同时也活跃于血缘性组织。

1989年加入所属的直销公司,并于1992年以自己的培训方法招揽下线,现今已是该公司宝石级直系传销商。”

参加课程需800元
没钱安排借阿窿

黄伟益说,郭姓男子善于操控受害者,以本身是多家跨国公司顾问为据,表示可让下线成为成功者,惟必须参加他主持的课程。若无钱缴交800令吉课程费,可安排大耳窿提供贷款,借此束缚受害人,再假借佛教教义为受害人洗脑,甚至要他们辍学。

他表示,郭姓男子多以中学毕业生为猎取目标,在招揽后要他们到外做直销推销;强制他们借大耳窿后,让他们在加别无选择下拼命赚钱还阿窿债务而越陷男受害人因为要避开阿窿追债而远走柔佛州深。

受害人避走柔州20年

许多受害者因此不能自拔、惧怕、承受不住压力导致精神出问题,当中有1名男受害人因为要避开阿窿追债而远走柔佛州,用20年还清债务后才有机会返槟;此外,住于亚罗士打的一名女子因为压力而致精神出问题。

“不忠者”将踢出集团
脱离组织仍欠一身债

黄伟益指出,一名获得前往新加坡大学深造的女子,也在洗脑下放弃宝贵的深造机会而一无所有。

“即使下线要参与直销公司的创业会议也要得到他的批准,若发现有‘不忠者’,郭姓男子就会以言论污蔑、攻击和污辱对方,把他们踢出集团。虽然脱离组织,他们还是要背负一身阿窿债务。”

黄伟益强调,这个不法集团是跨州干案的组织,过去20年虽未遇见到真正的阻力,惟在他接手事件后,他将会揭尽所能促请警方、贸消局采取严厉的行动对付该不法集团。

他补充,不法集团前后以某国际知名直销公司为号召,运用多种不法伎俩为下线洗脑借阿窿,要中学生放弃大学深造机会。

直销公司未采行动

他表示,虽然之前有人通过该国际知名直销公司槟城区强人要公司采取行动,可是没有下文。在案件明朗化后,他会要求直销公司切断其组织和货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