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提出问题非要求重考
应集思广益改进小六检试

魏家祥:希望通过理性讨论,改进小六检试的制度。

魏家祥:希望通过理性讨论,改进小六检试的制度。

(吉隆坡14日讯)首相署部长拿督魏家祥博士声明,他抛出今年小六检定考试华语试卷考题的问题不是要求重考,而是盼大家集思广益,对出题的争议提出值得检讨之处。

他说,这包括程度的差距、文抄公的嫌疑等等,希望通过理性的讨论,改进我们的制度。

“我们都希望为华语教育尽一份力,而不是看到扼杀华语的发展。

“我也会搜集方方面面的意见,以向教育部决策者作出反映,包括到底我们采用的方式是否合适,如考试出题、批改、界定等级的机制。”

魏家祥今日在面子书,就小六检试华语试卷考题的问题再发表看法。

他说,这两天从报章阅读国内的知名中文系学者如何国忠博士、谢爱萍博士、张惠思博士、黄玉莹博士、陈中和博士及黄美冰博士,针对今年小六检试华语考卷的评析。

“我深感欣慰,至少我的看法与他们的见解落差不大。”

不宜照搬中国课文

魏家祥说明本身没有要求重考,因为它不是泄题,就算重考也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再加上重考会带给考生更大的压力,这是不公平的。

他说,一篇源自于中国初中的课本文章,用在我国中学SPM的模拟试题,同样也用在2016年度全新的小六考试体制的模拟题,然后也出现在今年的小六检试的华语试卷,这是很匪夷所思的。

“同一篇文章何以面对不同年龄的学生?尤其文章在华语水平偏高的中国,其对象是初中生,在我国是否适合用于小学生?我无意贬低我国的华语水平,但我们需要面对现实,出题也该胥视学生和国内的教育水平。”

他也提出,源自于中国的文章,其华语用词跟马来西亚存有差异,例如“主治大夫”在我国惯用作“主治医生”,我们不该原文照抄。

“‘单放机’对中国人而言绝不陌生,但对大马人恐怕是罕见的用词。往后如果遇到中国文章中提及‘计算机’,学生是否能理解为电脑?”

他也提出一道问题,即直接从模拟试题中抄取文章,这种做法是否正确?

成语使用远超学生认知

魏家祥提出另一个关键,即一篇属于思考性的文章,并不适合用于选择题,当中有太多的客观因素,这种题目恐怕连中文系博士同时间作答,都会有不同的解读。

他也说,成语的使用远超越学生的认知和理解,哪怕是高思维题目,也理应是在他们的认知范围内,否则对考生而言也不见得公平。

“今年是最后一批KBSR的学生考小六检试,据悉高思维考题目前只占20% ,而明年第一批KSSR制度下的考生却是要面对40%的高思维考题。这是否意味明年的考试会有更多难题呢?”

魏家祥说,基于明年小六检试考试的格式未出炉,他希望还没拍板定案前,有幸参与出题的各位人士,多听一些不同的声音,拟出一个比较合理的考试模式,达到考试的初衷。

维护名声与付出
非向出题者发难

魏家祥说,他表达对今年小六检试华语试题的看法,并非有意向全体的出题者“发难”。

“事实上,我很是体恤出题者在草拟试题的用心,也感谢他们的付出。”

他在今日下午继续于面子书贴文,发表看法。

“我点出相关问题,进而提出质疑,主要针对这次的小六检试华语试题的出题者。有关人士是否细心考量小六生的水平、认知和理解能力?同时,在提供选项时,有无考虑相关选择会基于客观因素而有不同的解读?”

检测学生是否学会学懂

他强调,考倒或刁难学生不是教育的目的,更不是考试的初衷;考试理应是检测学生是否学会了,也学懂了,而不是要学生完成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再者,从模拟试题中原文照抄,进而放在正式的考试中,这种做法对其他用心付出和创作试题的出题者,又是情何以堪?”

魏家祥说,追究已于事无补,重考也绝不是一个选项。

“提出问题所在,是希望大家能从中探讨改进,作出全面的检讨,不但维护全体出题者的好名声与用心付出,更不愿看到任何扼杀学习华语兴趣的事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