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白痴掌权又成众

现代人己变成了道德白痴(There is ground for declaring that modern man has become a moral idiot)。

那是芝加哥大学的教授李察威弗博士(Richard M. Weaver)于1948年在其著作《Ideas Have Consequences》开章明义的宣告。作品面世,在二战后的学术界犹如原爆炸开;当时有篇书评喻之为“我们文化疾病最深邃的诊断”。轰动一时的作品,主旨简单,if you don’t live according to the truth, then you must suffer the consequences。Truth的意涵丰富,包括真理、诚实等。

时至今日,真理也好,诚信也好,别说成人社会嗤之以鼻,教育几乎是从小学开始就不当之为一回事了。还有多少小学生相信并奉行课本上的道德价值,并遵行之?到了中学,几乎已是全面溃败了。一般人不但排斥“懵戆”的真理和诚信,同时,亦没多少人相信以及惧怕会有后果。

从政者须诚实可靠

美国总统,尼克逊因“水闸门”被迫下台,只能说是个倒霉鬼,才承担后果;克林顿的“拉链门”靠厚度可以六车同行如黄河河堤的脸皮,就能过关矣;至于小布什打伊拉克的所谓化武谎言,真相大白之后,有什么后果?数百万人命伤亡,伊拉克动荡至今的灾难是无辜的各方兵士和人民浩劫。

李显龙总理在开国以来最激烈的选举中说,新加坡之所以能与众不同,是因为有一个清廉的体制,而要继续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确保从政者的人格诚实和可靠,而不是说一套,做一套。

李显龙所说,与李察教授不谋而合。但这只是新加坡政府的选项,新加坡选择与众不同;而第三世界的国家,从个人到政党,绝大多数,并不是相信这一套。同为四小龙的韩国,推翻独裁的军政之后登上总统宝座的“昔日五四青年”,几人不沦为贪官污吏?台湾在蒋经国之后,难道只有阿扁没诚信、不清廉?等而下之的国家,如菲律宾,马可斯被推翻后的总统,并非个个有诚信又清廉,锒铛入狱者有之,被告贪污禁止出国有之。

大马从政无需诚信

贪腐滥权、欺诈窃国、没诚信、违背真理,非但不一定必须担后果,而是常常不必承担后果才是常态。自古以来,承担后果是非常态。在一个马来西亚,没有consequences才是“真理”。因此,清廉的体制,确保从政者必须有诚信,已非我国的文化,更不是首选、次选,甚至不是选项之一。真理、诚信的危机在二战后的美国学术界会如原爆炸开,今天诚信还会有市场?有人问津吗?

当BERSIH 4.0的参与者在乎时,立刻被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因此,合理化了暴徒企图以暴力对抗和平的恶行。在这道德白痴当权又成众的世界,问你还敢要求诚信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