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与政治

当国阵在探讨是否要施计惩戒跳槽的青蛙,伊斯兰党早在2004年为了政治利益而要候选人“发毒誓”,在大选前,所有候选人必须宣誓协议书,一旦跳党或退党就要休妻,这种不文明的举动,证明了该党的神权思维至上,候选人可以为了政治权利而将婚姻与政治`挂钩,视民主为无物。

在科技文明时代,人类都上了月球,准备登上星球,地球上的候选人要通过发毒誓,休妻来宣誓效忠,此举除了欠缺文明外,证明神权思维让大马的民主制度,掺杂了残忍与不人道的元素。

伊斯兰党的休妻宣誓已有11年历史,当伊斯兰党分裂后开始成为热议课题,22名伊党领袖,包括7名人民代议士跳到国家诚信党后,据悉已违反了休妻宣誓,必须休妻;依照回教刑事法,休妻者的“前妻”必须与他人再婚,然后再离婚,才有机会与休妻者重新结合。

枕边人当政治抵押

大选前,一旦瞒着老婆作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休妻宣誓,这些候选人可能承受心灵上的责备及愧疚,即使是赢了大选当了尊贵的,也是一个有“宣誓包袱”的议员。

姑且不论相关协议是否生效,将枕边人当着政治抵押,是低俗且不人道的做法,只怕到了乐龄阶段才决定退党,闹离婚,殃及子子孙孙,可想而知,对家庭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大。

要候选人宣誓休妻协议,是党对党员失去信心,在无奈及黔驴技穷之下的古怪作风,难怪,近期的变天或退党事件,特别是霹雳州变天事件,都没有涉及月亮议员,这点不得不承认,休妻协议的确有其阻吓效应;如今,能让数个伊党议员冒着“休妻”危险而加入诚信党,相信除了不是权利就是金钱。

女性最后或也休夫

一个候选人为了上位,为了权利及金钱而将老婆当赌注的人,他们早出卖了自己。据悉,丈夫在宣誓休妻协议时怕得发抖,太太也吓得哭了,犹如一种心灵上的酷刑。

扪心自问,如果当候选人要承受这样的委屈,你愿意吗?做人民代议士,没有必要搞到休妻;候选人为了政治前途而可以牺牲老婆,是扭曲的心态。

站在女人立场上,如果丈夫为了上阵做候选人而同意宣誓休妻协议,相信大部分的女人都会感到心寒;女性独当一面能顶半边天的年代,最后可能发生“休夫”情况也说不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