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

可能是频道的关系,这地区徘徊游荡的精神有点失常者,或俗称的疯子,都爱和我打交道和说话。虽然他们的年龄、身高、体格、衣着各异,却都有一些明显的共同点,例如早起。

有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每天在学校上课时间之后,就提着公事包,穿着过于整齐的长袖衬衫和西装裤,从山坡上缓缓的走下来。邻近的家犬或野狗,都会不约而同的朝他狂吠;集体的吠声里有重重的嘲笑和轻视的意味。他以横眉冷对千狗吠的速度和泰然的姿态继续他的步伐,偶尔停下来打量路过的车辆,和熟悉的人打招呼,或者瞪着我屋前的垃圾袋,看看里头有什么可以回收卖钱的玩意。他用这样迂回的方式逐步走到大街上,然后在下班的繁忙时间,踩着还是精神饱满的步伐回家去。

在大街小巷行走逗留的权利

另外一个已经年近半百的男性,周一至周五身穿短袖上班衬衫、长裤和球鞋,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步行去上班。这可能是一个真正有工作的,可是每次我问他究竟在哪里上班,他就开始顾左右而言其他。还有一个,花很多时间在朋友开的店铺内徘徊,对客人勤于招呼的模样,常常会令顾客误以为是真正的老板或者老板的儿子。他跟我要了电话,叫我有工作介绍他。我不能老实跟他说,像他们这样具备特别频道的人们,并不是雇主热衷聘请的对象。

比起基于妨碍市容就将街头流浪汉或游民关进福利部的吉隆坡市长,这里的地方政府对待疯子的态度算是宽容了。他们像大家一样享有在大街小巷行走和逗留的权利,也一样可以和邻里以及陌生人打交道。就这一点而言,这里的政策比西方国家自17世纪以来就把疯子跟大众隔离的做法人道多了。

如果有一天我也疯了,一定继续留在这个地方。因为这可能是唯一能让疯子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游荡以及和正常人交往的国度。如果有一天这个国家疯了,其实也不远了,我只希望她不要将疯子国家的魔爪伸入这块疯子们的圣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