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阅读马来报章的一把钥匙

上个世纪50年代末,我国刚刚步入独立的门槛。政经文化等一切建设都在草创的阶段。在文化建设方面,每个人都有其意念,却未必能够加以实践。往往有些好的建议,因面对种种实际因素的阻挠而胎死腹中。也有些人为了实现其理想,不顾一切困难,抱着坚定的理念与澎湃的热情,勇往直前,结果可能成为扑火的灯蛾,碰得焦头烂额,却无人理会。至于那些能启动一时风气,继续发展其大志者,实例似乎不太多,而且那光辉的日子也可能为期并不太长久。

多认识一种语文多双眼睛

日间师训前几届的学员深受“语文是民族的灵魂”(“请用我们的国语”)等爱国歌曲的影响,一方面以身作则,打好马来语文的基础,一方面又希望华人社会也认真搞好马来语文。那时我们的想法单纯,只想到语文是灵魂之窗,多认识一种语文等于多了一双眼睛。

当然,在独立之前,早已有一些先锋在进行这个任务了。李毓恺、包思井、鲁白野、林焕文、杨贵谊等人在编写马华字典和出版马华对照读物都作出了贡献。可我们忽略了一些老师或文化工作者也曾在这领域默默耕耘,不过三几年间,昙花一现,就再也没人记得或提起他们了。

我六年级时的华文老师戴君仁师,最让我敬佩的一点是他在教学之余,静悄悄地为华校中学生学习马来语指出一条道路,就是阅读马来报章。他从《每日新闻报》(Berita Harian)摘录数小段,以内容归类。上册于1960年4 月,下册于1961年7月出版。上册分生死、政治、外交、军事、经济、交通与旅行、犯罪与警察及法庭、文化、疾病、火警与灾祸、天灾与气象、婚姻,共12栏,书末附马华文对照实用分类字汇(宇宙、人体、人类等共24类);下册则分运动、宗教节日与集会及娱乐、政治、外交、军事、警察与犯罪及法庭、星期信箱、广告,共8栏,书末附新马政府各部门名称。每则新闻除马华文对照之外,还有生字解释(上册还有参考资料和字根的标示),每栏后面有练习(把马来文新闻译成华文),而下册后面几栏的栏末是“本栏常用字汇”。可谓有条不紊,其中有些可说是创举。

马英对照的版本(我只有1960年出版的上册)的编辑体制与马华对照的版本相似,所选马来文新闻也来自《每日新闻报》,英文则取自《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书末也附马英文对照实用分类字汇。书前首相、副首相、教育部部长、新闻暨广播副部长有关马来文的语录(马英文对照)则是马华版所没有的。也通过马华版(下册)书末的附告,才知道戴老师也为LCE考生编译《高级巫文模范作文》(分上下两册)。

往后编著沿用

我曾经针对《巫文报纸钥》这些书表示对戴老师的敬意,却不好意思问及销路的问题。当时一般媒介不见有什么推介文字。我依稀记得,戴老师回忆当初编书的过程,苦笑着说他打字打到指头都痛了(华文字应该由印刷公司检字)。

《巫文报纸钥》的编写体制,给了我深刻的印象。后来我编写这类参考书,都考虑沿用,尤其是我自2010年10月23日至2011年12月27日在《中国报》连载的《接触国语·每日一小段》365篇新闻摘录(2013年出版单行本),左右是马华文对照,下栏是“多知一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