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经建的挫折

东盟的忧患(5)

印尼总统佐科把本来积极进行的高速铁路计划撤销,对印尼国内、东盟其他成员国及国际间都是一大事件。新闻上轻描淡写的带过,其实隐藏著持续的争议及牵连影响。

如果说印尼本来就无心建设高速铁路,反对建高铁的任何问题就不是太大问题。不过,几年来,印尼高铁是建高经济大国重要的基础建设之一,甚至是带动人流、物流、投资及突破只发展首都雅加达的经建出路的唯一手段,是带动其他地区发展的一股动力。

由总统出面宣布放弃这项巨大工程,意味著高铁隐藏了印尼在外交、经济及其他多方面预料之外的不安与压力。

佐科承担了责任,显示他的决断与负责,有一国之长的风范,不过,为避免得罪设想中得罪不起的大国而放弃一项国家大计划,佐科虽然有他不建高铁的说明,准备了那么久,又劳动国内外众多领域花了时间心血白做白忙又破费,“不得罪大国”的算盘是否打得响还是未知数,但却已影响佐科的信誉及施政。

牺牲地方都市发展

不建高铁,改建时速200公里以下的快速铁路,印尼官方的解释说省一半的钱,这理由不算充分。

高铁的费用问题,中国和日本都提供非常优惠的贷款条件,比现在所谓省一半钱的中速铁路的新提案在经济及长远效果各方面更有利印尼。

本来,雅加达到万隆的150多公里高速铁路,并不是印尼高铁基建的唯一大计,只是国家建设的第一段开始。

长远的计划,也是印尼走向未来的必经艰难路程,是以后再由万隆延伸至日惹、三宝垄到泗水这几个人口数百万的大都会及20个中级都市的运输、经济、国土平均开发的大动脉。

成长跟随铁路减速

省的是当前的一半钱,可是,从高铁降为中速铁路,失了高科技的吸收与未来运输经营、管理的成长经验,损失之大可能是省下的五倍、十倍。

再说,高铁是必然的基建工程,30年后才建造,要比现在建造可能贵上几倍。

印尼的经济发展失衡的现象,外国投资、服务业、人力及专才,全都集中雅加达及周围,缺点是太大量人口集中一个地区,太过依赖一个经济中心养护国家生存,剥夺其他大都市的发展,更是地方与首都雅加达之间经济不均衡分配的弊病主因。

如果高铁完成,可化解雅加达太过密集的困境,投资可移往其他成本较低的大都市寻找出路,地方都市在人力、资源及全面开发各方面就平均分享到成长的利益,是印尼唯一健全的建设之道。

铁路降速,长远的社经成长,同样会比预定的进度大为减速,佐科总统这一裁断,负面折损可真不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