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同

刚过的中元节的其中一层意义是弘扬道心及孝顺我们的父母。关于代孕课题,若作更深一层的思考,不难延伸至为何我的妈妈是“妈妈”?为何生我的人叫作妈妈,为何养我的人叫作妈妈?

生我的人是妈妈,因为我们曾经一同呼吸、一同心跳、一同血肉相连十个月。当然,养我的人也是妈妈,因为妈妈让我从懵懂无知到一步步成长,学会走路、学会说话。当然,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这两者是重叠的。

代孕“没恶意地介入”伦理关系后,影响最大的是,生我的人不一定是我的妈妈。代孕情况下,血肉相连、一起心跳的人或许只是拿了钱,生了你,就跟你说再见的人。这是存在的一种可能。

代孕混淆亲情纽带

伦理的概念可能很抽象。不过,它就是建立在这种血缘、亲情纽带之上。这是一种浓得化不开的关系。

从电影到现实中,我们看过有多少个的画面,妈妈紧紧抱着孩子挡着风雨。那种浓情难以言语,而这种关系的维系渐渐形成人伦关系中的父子人伦。

代孕就让这一些亲情纽带混淆,模糊母亲定义。生我的人是不是我妈妈?如果是,为何形成陌路,为何他不爱我?如果不是,我们曾经最亲密的血肉相连,究竟又是什么?

须给代孕确切定位

认清代孕可能有损伦理,不是为了要禁止代孕,更不是要亵渎代孕。我们是要给予代孕一个确切的定位,代孕才能有更正确的姿态,展示在世人眼前。

认清代孕可能有损伦理,是要让大家明白,若我们要说服大家代孕,不应该再从伦理的角度出发,不应该再企图告诉众人代孕对于人伦关系是相辅相成的。或许,采取另一种态势,即从人权自由的角度出发,说服大家接受代孕,能让代孕走向更合理的高度,让代孕受到宗教界及普罗大众更广泛的认同。

代孕及伦理,无可否认存在模糊界限。厘清代孕及伦理的关系,固然重要,但这也许不是让代孕更受认同的唯一取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