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联前路不明

民联三个曾经合作的政党最近又再重燃“战火”。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也是雪州州务大臣)说,公正党的立场是伊斯兰党必须要在“新民联”内。换句话说,公正党经过讨论后,并不排斥伊斯兰党。

另一方面,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槟州首席部长)却一口咬定伊斯兰党不能加入“新民联”,因为伊党坚持推行“回教刑法”,且在今年6月的党代表大会上议决与行动党断交。

被夹在公正党与行动党之间的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则发表强硬的立场说伊斯兰党不会加入“新的反对党联盟,因为它有隐议程,只是为了选举胜利,无意维护回教”。

与此同时,哈迪阿旺也说下届大选会派非回教徒角逐行动党的选区。即使我们把它当成“气话”,也反映了伊斯兰党与行动党已是成为水火不容的敌对党。

反对党面临困境

至于刚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而由莫哈末沙布(原伊党署理主席)领导的“国家诚信党”对伊党的加入民联2.0也没有强烈的反对和支持,而是持观望的态度,但基本上是不支持者占多数。

上述错综复杂的乱象就是今日反对党面临的困境,它们要如何收场而又如何切割呢?这对反对党的未来是息息相关的。

任谁都知道,三党联盟起于安华在1998年出事之后,它们组成了“替代阵线”(替阵);左翼的人民党后来也被纳入其中。

当1999年大选,国阵(特别是马华和民政)倾全力攻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勾结”,出卖非回教徒;在理解不足和反击不力的情况下,行动党在那一年大选以失败收场,两位元老林吉祥与加巴星失掉国会议席。

伊党胜选忘信约

出乎意料的,伊斯兰党却因“安华效应”而成了大赢家,不但保住吉兰丹州政权,也夺下登嘉楼政权(这就是为什么这两州的立法议会通过“回教刑法”),而且国会议席跃增至27席;公正党则黯然失色,只取得6个国席;人民党议席归零。

无法理解的是,伊党在胜利后忘记了“替阵”的“信约”,直接朝向建立回教国的目标前进,迫使行动党在2001年退出“替阵”(此后这个阵线也就形同虚设,因此在2004年大选时,三党不再合作,更在一些选区形成三角战或四角战,反对党得少失多)。

当2008年大选前,所有的人都不看好呈现松弛合作的反对党会有所作为,彼此只能在选区分配上合作,没有组成阵线和共同宣言;唯独安华看好形势有变,他更预言反对党会有大收获。

果然正如安华推测,反对党异军突起,攻下了5个州政权,国会议席也前所未有的增至82席(国阵140席;总数是222席),打破了国阵历来处于2/3优势的地位。

反对党前路不明

眼见这一大好形势,安华马上召集三党联手组成新结盟,以快刀斩乱麻的速度成立了“人民联盟”(民联),与国阵相对峙,但没有思及思想意识形态的不同,也埋下日后分裂的伏笔。

虽然在2013年大选后民联有得有失,基本上保留实力,但内部逐渐起了变化。先是伊党对安华有看法,不再表明支持他当首相,更在2014年拒绝让旺阿兹莎出任雪州大臣;后是伊党的政治观点越来越靠向巫统,直到6月终于发生了伊党与行动党的分道扬镳和伊党开明派遭排斥的党选结果,既反映了伊党的转型和决心朝向宗教的道路走下去,也“断送”了民联的前途。因此,新民联怎样组成,现在言之过早。

最终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公正党、行动党与诚信党组成“新民联”;而公正党会与伊党重建新的合作关系,庶免伊党倒向巫统。但不论新民联如何改变,反对党的前路还是不明朗的。

除非诚信党有良好表现,足以与伊党抗衡或取代其地位,不然,公正党会先衡量诚信党的影响力才作最后定夺。无论如何,公正党与行动党得先解决歧见,才能组成新民联,否则是夜长梦多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