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考古第一人

笔者手拿义净法师著作与摩达教授合影,右为拿汀李玉涓。

笔者手拿义净法师著作与摩达教授合影,右为拿汀李玉涓。

最近,我热心予研究历史,也对唐僧义净法师有兴趣,因为在公元7世纪,他曾经到过吉打州双溪大年附近的布秧谷,在他写的《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及《南海寄归内法传》两部书内,提到他到过的鴹茶,已被证实是现在的布秧谷遗址。

过9个月的马不停蹄,我去到中国广州、北京、洛阳,印尼的巨港,吉打布秧谷,印度菩提迦耶及那兰陀大学等地,随着义净法师早期走过的足迹,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上调研一遍,越深入了解,就越发觉所知的事实太少。

最后发觉,历史记载如有考古学家强而有力的报告佐证,最具说服力。所以,我四处打听,经过多方推荐,终于共同确定一个人——摩达教授。这位被联合国重用的我国考古专家,也是梹城理科大学考古研究所所长,他很忙、常常出国,我约好几次都无法。

有一位住在双溪大年的印度律师,对历史很有兴趣,出了一本《布秧谷》,是目前记载布秧谷古址资料最详细的书。他与摩达教授是好朋友,在他安排下,我和研究狼牙修古国的几位马来朋友,一同飞到梹城,到梹城理科大学专程向他讨教。

我把9个月调研义净法师所衍生出来的疑问,凡与历史与考古有关连的,都一一向他请教。

摩达教授,今年才52岁,已被政府托予重责,挑起全面挖掘布秧谷古址的任务,领导3位博士研究生,3位硕士研究生及32位志愿者,共38位,从2009年开始,至今6年,在这片4平方公里的布秧谷古址考古发掘工作,鉴定97个古址点,已经挖掘47个古址点,还有50个未开放。

考古调查4大方向

他认真地向我们分折,他领导的考古调查,有4个方向:

一、寻找炼铁工厂遗迹,已经找到。化验分析,属公元5世纪或更早。我插嘴,义净在书中说看到铁,那历史记载与考古佐证,说明义净所说属实。摩达教授笑着对我说:义净还说,3个手指长的铁可以换3粒椰子。看,考古学家引用历史记录来配合他的研究,是最强的证明。我马上不放过机会,从《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内,我找到以下义净的记录:“其所爱者,但唯铁焉,大如两指,得椰子或五或十。” 我略为纠正一下,是两指,不是三指,是换五粒至十粒椰子,不是三粒。考古学家与唐僧历史人物记录的对话,引起大家大笑。

化验报告轰动全球

二、寻找古岸码头古迹,已经发掘到了。我又插嘴,那义净看到:“彼见舶至,争乘小艇,有盈百数”,也已有考古证实。摩达教授很严肃的说,从古码头发掘出来的建筑物砖块屋顶,已送到德国研究分析,报告已经出来,是一项会轰动全球的化验报告,现正在科学分析中,暂不能公开。

三、宗教古址,已经找到公元一世纪的外圆内方的古迹,基本确定是佛教古建筑物,现在只剩下地基一片。我问过几位佛教界权威,应该是舍利塔。这一古迹出土,非正式确定吉打古国是全东南亚佛教最早传播之地,是最令人惊叹的发现。也证明义净法师在公元762年,从巨港顺季候风乘船闻名此地是佛教王囯,是正确的。

四、皇宫及古墓,迄今为止,没有发现。只是,在2年前发现的5艘古船,刚刚被吉打高官宣布。

在2小时的交谈中,发现考古学家是要摆事实讲道理,拿出古迹来考古才算数。历史是人写的,要有根据才可信。但,他对义净法师的记录,是百分之百相信,因为,从他看到在1500年前,吉打出产了铁,现在铁窑炉被挖掘出来了,证明义净所见所闻的纪录是真实。他说,只要考古学家发现,历史就是真实。

吴恒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