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农立业:油棕:罪人或圣人?

8月是个难忘的月份。在34个小时激情湧动的黄潮围城活动后,我国迎来国庆。

8月也举行了两场油棕研讨会。举办单位是大马园主公会(MEOA)及大马油科学家及技术师公会(MOSTA)。接下来,9月14日大马科技大学(UTM)联合全宇生化肥料公司为庆祝联合国土壤年,在柔佛士乃的科技大学举行土壤及农艺研讨会。

来到10月份,大马油棕局一连3天(10月6至8日)在吉隆坡会展中心举办大马棕油国际棕油大会及展览(PIPOC2015)。

大马棕油局总监拿督朱云美博士说,预期与会者8000人。这场每两年一次的盛会,不管棕油价是高是低,盛况依旧。

今年大会的题目是“油棕:给世界力量,为永续未来”。

无论会议大小,大马的主讲人很多是熟脸孔。

没送参考资料美中不足

大马的种植公司,一般上都有很称职的农艺师,他们给园丘提供技术指南,并和专职研究发展的同事做田间实验,那些重视研究并且设有研究站的园丘公司如吉隆甲洞及莫实得,还有土展创投都有设备良好及资深研究员助阵。

反过来,也有举足轻重的大园丘公司,对研究发展有意见,认为那是大马棕油局的职责,因为园丘公司已缴交了研究税务给棕油局。

我一介书生,不太懂商业和义务的关系。我参与研讨会,为的是充实自己,并和友辈保持联系,分享种植科学的经验和知识。

话是这么说,我幸运,不是被主办当局邀请,就是有慷慨老板替我支付参与研讨会的注册费。

今天油棕研讨会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主讲人不交文章,每几十句话都以几行字或华丽的图案通过电脑Power Point(电脑幻灯片)呈现。

区分环境经济效益轻重

会后没有文章参考,等于资讯没有留下来给我。或许我不该发牢骚,因为新世代的趋势是一定要使用电脑,Power Point能呈现多少就多少。

这一来,研究员写文章的能力停滞不前,英文写作的技巧没有提升,偏偏研究员应具有的条件是写好文章。

凡事要往好的方面想。在上述8月份的二场研讨会里,我注意到Power Point的一些言简意赅的英文字句如:

‧育种提升至天花板高的产量,但经理保持住地面低的产量(Breedings raise yield ceiling while manager keep it at the floor)

‧油棕:罪人或圣人?(Oil Palm:Sinner or Saint?)

罪人或圣人?用较多的文字来说明就是:环境或是经济效益孰重孰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