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多国抵制“摊派”
难民危机陷僵局

 

医护员警告,勒斯凯难民营随时有可能爆发传染病。图为一名妇女抱着孩子坐在一片凌乱的营地上。

医护员警告,勒斯凯难民营随时有可能爆发传染病。图为一名妇女抱着孩子坐在一片凌乱的营地上。

(布拉格13日讯)东欧多国11日宣布抵制欧盟“摊派”难民的方案,让欧洲眼下的难民危机陷入僵局。

捷克、匈牙利、波兰等国官员11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召开紧急会议,拒绝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的强制摊派难民方案。

容克在9日推出方案,强制要求欧盟成员国按照比例,接收欧洲境内16万难民。方案在11日获得通过,但东欧多国以增加财政负担为由,拒绝接受。

捷克外长扎奥拉莱克在会议后表示:“各国应有权自行决定、控制所能接受的难民数量。”

罗马尼亚总统约翰尼斯称:“这一强制配额就像一个会计测试,却从不征询成员国的意见。”

斯洛伐克总理菲佐称,他“不希望在某天醒来时,看到约5万名陌生人在这里出现。”

在难民不断涌入的情况下,欧盟迄今没有就“摊派”问题达成统一立场,不禁让外界担忧难民危机陷入僵局。

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也出席了布拉格的紧急会议,但没能说服东欧与会者接受容克的方案。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表示,若欧盟各成员国下星期仍难以就“摊派”难民达成一致,将要求召开成员国领袖紧急会议。根据原先计划,下一次欧盟峰本应在10月中旬召开。

 

波兰示威者星期六在华沙游行,反对政府收容难民。

波兰示威者星期六在华沙游行,反对政府收容难民。

孕妇难再撑下去
匈难民营恐爆传染病

医护员指出在匈牙利勒斯凯难民营的孕妇情况窘迫,并警告营区有可能爆发传染病。

法新社12日报道,数以千计的难民每天涌入勒斯凯设备简陋的难民营。英国、德国、奥地利等国每天派送救济品到营区。

然而在场医护员所担心的,是卫生、药物不足。无国界医生组织指挥圣克里斯托保指出:“营区没有自来水、清洁用具,而民众又带着传染病抵达难民营,问题就来了。”

担任志工的奥地利维也纳医学系学生萧柏亦称:“卫生设备不足,难民只能随地便溺。天气较暖和时,随时有可能爆发流行病。”

医护员通常优先处置难民营的孕妇,并警告她们处于绝望窘迫的情况。

萧柏指出:“这里有很多累瘫的孕妇,她们快要撑不下去。”

“我们只需要给她们镁,和一点用来清洁产钳的酒精。还有,营区能供休息的床位非常少。”

难民营随处可见民众精疲力竭和脱水的情况。一名志工描述,他们还发现一名女童在塞尔维亚受伤,仍徒步数公里到营区。

难民“视死如归”赴欧

有难民指出,他们是在战乱中长大,所以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逃往欧洲。

露宿雅典维多利亚广场的18岁阿富汗难民伊姆兰透露,他数年前到巴基斯坦念书,但该国差不多每天都发生恐袭,惟有踏上逃难之路。

“我曾连续38小时走山路到土耳其边境,又曾38人挤一辆长途面包车,简直有如打战般。

“我身上的钱已用光,家乡的人正借贷筹钱让我投奔欧美国家。”

“阿富汗人自小已见惯战争,因此什么都不怕。我逃出来可能去到德国,若失败也不过是死路一条,但若留在阿富汗,就必死无疑。”

 

慕尼黑警员带领难民,前往临时收容所。德国在本周末接纳4万名难民。(法新社)

慕尼黑警员带领难民,前往临时收容所。德国在本周末接纳4万名难民。(法新社)

德国本周接4万难民

德国在本周末接纳4万名难民,是上星期入境德国难民数字的两倍。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为了应对周末的难民潮,德国政府已调动上千名警员和军人,协助地方政府后勤支援。据报道,这批难民多数将前往慕尼黑市。

然而市长瑞特12日指出,慕尼黑的收容能力“即将达到极限”,并呼吁其他地区接收难民。

德国目前是最乐于迎接难民的欧洲国家,然而国内开始出现了对能否继续应对难民潮的质疑。

吁欧美俄解叙危机

德国联邦政府正考虑立法,授权地方政府临时管理空置房屋,用以安置难民。

联邦政府还在北部城市吕讷堡石楠草原建立大型难民甄别处理中心,并将安排列车将难民从奥地利载往德国。

另外,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欧美国家有必要与俄罗斯合作,解决叙利亚危机。德国外交部表示,德国、俄罗斯、法国及乌克兰在柏林开会讨论乌克兰局势之余,或将谈及叙利亚。默克尔则在会议举行前,表达对叙利亚危机的立场。

 

西西里岛的难民中心已成罪恶温床,让当地人深受威胁。图为无所事事的难民青年。

西西里岛的难民中心已成罪恶温床,让当地人深受威胁。图为无所事事的难民青年。

难民中心变罪恶温床

意大利位于西西里岛的全国最大难民中心,已成为了一处罪恶温床。

难民中心由前美军基地改建,目前正收容3000人。在高逾3米的铁丝网下,寻求庇护者在中心内按种族与信仰分住403间房屋内,根本不能共融,卖淫、贩毒泛滥。

据法新社报道,一名科特迪瓦男子在8月底杀害一对当地夫妇,当地再次激起关闭难民中心的声浪。

难民中心邻近城市米内奥市长坦言,该市虽有5000人口,但大部份都是长者。

“面对大批难民、多数是无所事事的青年,让市民人人自危。”

米内奥市民表示,他们原本都愿助难民一把。

欧盟领袖主张在意大利及希腊,建造大型设施收容难民、无证移民。但西西里岛的难民中心状况似乎显示,这未必是因应之道。

 

科尔宾(中)星期六在伦敦的声援难民集会上指出,英国政府有义务收容难民。(法新社)

科尔宾(中)星期六在伦敦的声援难民集会上指出,英国政府有义务收容难民。(法新社)

欧洲难民收容问题
支持反对两派游行

欧洲多国日前个别出现支持或反对政府收容难民的示威集会。

声援难民的集会多在英国、西班牙等西欧国家出现。捷克、波兰等东欧国家的集会,则多持相反意见。

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和英国首都伦敦12日各自进行的集会,是规模最大的声援难民集会。

在伦敦议会广场的集会上,上千名示威者抨击政府迟缓应对难民危机。

爱丁堡、格拉斯哥和卡迪夫等大城市,同样举行声援难民集会。

工党当选领袖科尔宾在伦敦的集会上致词,指政府在帮助难民方面“义不容辞”。

据悉,英国首相卡梅伦曾表示,该国将在2020年前接纳2万名叙利亚难民。

在东欧国家的反难民集会中,波兰首都华沙12日的集会属规模最大。上千名示威者高呼“不欢迎难民”,并高举写有反回教字句的横幅。

出席集会否认波兰右翼政党成员宣称:“今天来的是难民,明天就是恐怖分子。”

约800人在捷克首都布拉格,要求政府“遣返难民”、“捍卫边界”,有示威者甚至要求该国退出欧盟。

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提斯拉瓦也有约1500人示威,要求难民“返国”。

雅典市民虽同情大批的难民,但因自身难保而爱莫能助。图为在维多利亚广场露宿的一名阿富汗难民。(路透社)

雅典市民虽同情大批的难民,但因自身难保而爱莫能助。图为在维多利亚广场露宿的一名阿富汗难民。(路透社)

难民露宿雅典
希腊人爱莫能助

大批难民近期在希腊首都雅典露宿,许多市民虽同情但爱莫能助。

在雅典旅游景点巴特农神殿附近的维多利亚广场,现已成为超过500名难民的临时栖息之所。露宿的难民多来自阿富汗,他们的逃难路途远,身上的钱多已用光,被迫滞留扎营,并等待接济。

至于叙利亚的难民,他们在希腊小岛登记后获准到雅典,即时继续行程北上。维多利亚广场上许多难民都缺水缺粮,不时有善心市民带食物来救济,即使多数人都失业。

一名善心市民表示:“希腊人其实很同情难民,但在紧缩方案下,我们每天仅能提取少数现金。难民涌入时,希腊正面对债务危机而自身难保。我们也需援助,富裕国家应伸出援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