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出击

我不看鬼片,不过,奈沙马兰的电影例外,有许多人说给他骗了太多次,不会再上当了。《鬼眼·Sixth Sense》最后一个扭转,可说是“骗的开始”,这个结局好评如潮(当然也有人不喜欢的,一样米养百样人)。后来的《森魔·The Village 》变本加厉,结局揭晓,原来是说一个逃离文明的故事。不喜欢的人更多。

大概因为奈沙马兰不是拍鬼片的缘故吧,他总是像拍一个鬼怪片,到后来变成另一个东西。《鬼眼》是真宗鬼片,但只是中国人所谓的阴阳眼,不只不怕人,说起来有点“温情”;而《惊兆·Signs》是外星人、《祸水·Lady in the Water》是仙女、《破天慌·The Happening》是不可知的自然现象。最大的反高潮,大概是2010年拍了给小孩子看的《神风终极战士·The Last Airbender》一点也不恐怖。

我个人而言,除了《神风终极战士》,都不算太失望。因为奈沙马兰的电影都有“电影感”。看电影有时不一定是寻求惊吓,娱乐是可以从他的运镜,剪接,说故事的方式得来的。

仍会觉得“电影结局”不怎么好

《探访惊魂·The Visit》其至让我们看到他的幽默。尤其是戏中的小孩还击,大力反覆拍打厨房柜子门的时候。剧情达到高潮,观众反而骇极而笑。单单这一点就可说是成功了。这个小孩害怕细菌(也就是有洁癖),后来他说自己给老人屎片包住30分钟的,也是十分好笑的。这个貌似史嘉莉佐汉森的小男孩,名字是艾德奥森堡,人小鬼大,看他演出可说是享受。不久之前,他才参演过不怎么样的《一起黑爆的日子·Alexander and the Terrible, Horrible, No Good,Very Bad Day》,可能你有点印象吧。

此戏他饰演说话伶俐,出口成Rap的小孩,跟他姐姐到乡下与从未见过的外婆外公见面,以让妈妈可以与男友去度假。他姐姐则是一个喜欢“拍戏”的女孩,也给了他一个录影机,两人都抓镜头,拍摄他们“妈妈童年的故乡”,奈沙马兰示范给大家,怎样用手摇镜头的叙事方式,来拍一部恐怖电影。

看奈沙马兰的电影,总令人想知道“电影的结局”是怎样的来一个“扭转”。这次甚至把他玩过的外星人与仙女(外婆看井)题材,也拿过来让观众猜一猜。或许很多观众,仍然会觉得不怎么好,可是我看戏中人的演出,已经很满足。不要期望太高,这次 奈沙马兰只是轻松出击。

庄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