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骨闻人住家遇袭满身伤
“不怕匪徒来,我要回家”

石逢春遭匪徒挥刀致伤下颚、左耳后方及左后腰的伤口已缝针。

石逢春遭匪徒挥刀致伤下颚、左耳后方及左后腰的伤口已缝针。

(芙蓉12日讯)凌晨时分被两名狠毒狠匪徒闯入挥刀抢劫的芦骨闻人石逢春(75岁),被匪徒攻击得满身是伤,他今日已可出院,却坚持要回老家,更是无惧匪徒再来!

就地取刀当武器

让他感到纳闷的是匪徒好像不是为钱财而来,而是想取他的老命,因为匪徒在攻击他时,是拳拳到肉,而且更是以利刀攻击他。

这起入屋抢劫案件于本月9日凌晨约1时30分发生,当时只有石逢春与妻子在家。

两名蒙面匪徒是从屋顶撬开天花板以绳索攀爬方式潜入民宅,再立即关上屋内总电掣,没携带武器的他们更是就地取材,取得事主家中水果刀当武器。

过后,事主在睡梦中遭匪徒的敲门声惊醒,于是开门往外探个究竟,结果在一片漆黑情况下,遭一名蒙面匪徒掐颈,在双方推撞下事主惨遭匪徒挥刀致伤下颚、左耳后方及左后腰部位,以致血流如注。

匪徒伤人未劫财

事主妻子见状大声呼喊求救,匪徒迅速从屋后逃之夭夭。事主在较后由救护车送往芙蓉端姑查法医院急救。

令人不解的是,两名匪徒当时只是伤人,却没有劫走民宅的财物,动机让人不解。

事主今日也在医院精神奕奕地接受访问,期间他也有不少亲友到访慰问。

石逢春今午受访时指出,3处刀伤已缝针,当中以下巴的伤势较为严重,不过医生已允许他今午出院,过后再复诊。

他透露,尽管事发后仍心有余悸,甚至感到害怕,但入院这几天还是能够入睡;基于有儿女陪伴,他出院后会回到老家居住,而事发后暂住女儿家的妻子也会在今日返家。

相信只为劫财
匪徒没出声难辨身分

石逢春说,他不晓得匪徒的身分,因为当时昏暗,匪徒也没出声。

“虽然匪徒只伤人,而没抢走屋内财物,但我相信他们是前来求财。我也认为他们是在观察及留意我们的举动后才干案。”

他指出,他居住在该处40余年,过去该区治安良好,只是近期该区后方正进行发展项目。数年前曾在出国旅游住家摆空城时遭爆窃,不过最后也确认了宵小的身分,如今再度发生入屋抢劫事件。

询及是否会安装闭路电视或警铃时,他披露,至今心情依然慌乱,迟些再作打算。

晚上回女儿家过夜

石逢春的幼女受访时透露,在兄弟姐妹们一起商量后,我们决定将父母安顿在芙蓉的二姐或三姐家,以方便到医院复诊。

“由于父母不舍得离开老家,而我们也不放心让年迈的父母继续居住,因此决定让父母白天回老家,晚间才将他们接回姐姐的家。”

她说,我们已回到父母家查看,里头没被匪徒搜乱。

她也说,基于父母较后会居住在兄弟姐妹的家,所以我们暂时不会在老家安装闭路电视及警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