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标所得捐公益

中元普渡的仪式最后是平安宴,“福品竞标”则是最高潮,福品的意义在于祈求福气,竞标所得充作慈善公益,一般分配捐献给华校、慈善机构、弱势群体或是特殊的援助个案,比如孤老病童或清苦家庭。 

普渡公益始于何时至今未有研究查证,在马新两地却已近百年,自成特色,随着规模越来越大,氛围之热,竞标之价,也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华校最大受益

福品种类其实很一般,多是普通的风水和象征福气平安寓意的物品,但竞标者之“积极”比起国际拍卖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一件“金纸黄梨”也能喊价数千令吉,其他常见福品如洋酒、聚宝盆、玉如意、金碗筷、弥勒佛、算盘、米桶以及“压轴福品”黑金(碳)等等,喊价至上万令吉是常事。 

一场中元普渡,平均至少8样福品,福品竞标所得款项,既是来年中元普渡开销的最重要资金来源,也是教育和社会公益基金。 

在雪隆地区,较具规模的普渡平安宴,福品竞标所得款项,扣除筹办开销之后,一般都有1万5000令吉至2万令吉,规模较大的则可筹得数万。 华校是最大的受益单位,其次是慈善机构,其他包括洗肾中心、贫苦家庭、急切病患及其他弱势群体。 

限制喊价免失控

综合访问所得,雪隆地区的福品竞标价,过去可达5、6万令吉,但近年一些庆赞中元筹委会为免竞标情况失控,开始将竞标价控制在最高1万令吉上下。迄今为止,雪隆地区的单件福品竞标最高记录,据悉是巴生地区的30万令吉,但已是多年前的事。 

槟城地区,200多个街区,每个街区都有各自的普渡会,大大小小计算大约150场;雪隆和柔佛也数以千计,单件福品竞标价皆保持在最高1万令吉左右。 

本地的普渡福品竞标之风,从新加坡吹来,相比之下,我国的福品竞标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该国规模最大的城隍庙中元普渡盛会,福品喊标从早期的20、30元新币,到今天突破数十万元新币。据知,2013年中元普渡的福品之一“发财炉”以48万8888新元(约146万6000万令吉)成交,创下新高,当地每年的福品喊标价,也在每件10万元(约30万令吉)以上! 

普渡公益,不同于富豪或名人公益慈善,偏向“个人捐献”,而是积少成多、积沙成海的民间力量,属于“群众集资”。 

一般规模的中元普渡福品竞标所得,平均1万令吉至2万令吉,每个受惠单位所接收的数目,表面上看只是“小数目”,但整个地区倘若有数十场普渡,每个州属及至全国各地的普渡仪式综合起来,这一年一度的“小公益”,其实是未曾有人确切统计过的“大公益”。 

善款达百万令吉

沙登大学岭中元协会,每年捐助4所华小各1500令吉,吉隆坡批发公市中元普渡委员会每年捐助士拉央、甲洞和增江地区的10多间华小,数目也有1000令吉以上,整个沙登地区不下10场中元普渡,士拉央、甲洞和增江更有数十场,这盘公益账目统计起来,绝对不在少数。 

蒲种华团联合会会长兼盂兰胜会联谊会总协调高祥威博士,曾任金銮区州议员,20多年来跑遍许多大大小小的中元普渡。根据他所掌握的记录,蒲种地区从1996年至2014年的中元普渡福品竞标所得公益善款达686万令吉,今年虽未结算总计,但初步估算已超过100万令吉! 

多元角色功能

蒲种是新兴地区,目前大约20个中元协会,中元普渡数目不算最多,规模也不是最盛大,若是加上蕉赖、甲洞、增江、安邦、万挠、加影、雪邦和吉隆坡半山芭等地区,将会是多大的一笔数字?中元普渡之盛,以“北槟城、南柔佛、中巴生”为最,若再综合全国大大小小的普渡数以万计,短短一个月的“普渡公益”,又是怎样的一笔数字? 

传统的普渡,人们想的是消灾解难和赎罪增福,宗教进一步赋予感恩和孝顺内涵,宫庙负责将信徒所供祭品分配给社会弱势群体。高祥威指出,马新两地的中元普渡,则在满足信众的宗教诉求和“娱乐”之余,发展成协助筹募建校、慈善款项、塑造爱心社会及促进社区联谊关系的多元角色和功能。 

中元普渡传承到今天,已发展为具有宗教经济与社会意义的活动。

近年,中元普渡也出现印裔同胞的参与。

中元普渡传承到今天,已发展为具有宗教经济与社会意义的活动。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