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社会安全网与大选

新加坡投票日当天,坐在麦当劳用晚餐,看到全店只有唯一一名清洁工正勤快地工作。那是一名上了年纪的乐龄人士。在麦当劳用餐的客人多为年轻人。看着乐龄人士忙碌地为年轻顾客收盘子、倒垃圾、抹桌子、拖地,不禁想起马来西亚的乐龄人士的日常生活。

两国老人两相比较,大马老人的日常多悠闲待在家中,或含饴弄孙,或闲晃在咖啡店看报纸,喝茶聊天。试想,自家年纪老迈的父母,在劳碌大半辈子后,含辛茹苦养大孩子后,你会希望老人家继续在外辛勤工作,赚取养老薪水,还是颐养天年,在家享清福呢?

这或许是价值观的不同。新加坡政府宣传,与其让老人在家无所事事,不如让他们再次投入职场,既贡献劳动力,也充实老年生活。但是,当政府试图扭转传统老人享清福的价值观时,我们可以问,是否只有重新工作,投入职场,才能重拾生活?

转移老人社会成本

是否必须辛勤付出退休时间、累了大半辈子的身体,赚取微薄薪水,才是有意义的生活?闲赋在家不事生产,就是没价值吗?老人要做工、休闲或娱乐,都是他们自己选择和权利,政府却多次延长退休年龄,让老年人力继续留在职场,目的为何?

这无疑透露了新加坡政府在社会安全网上的缺失和无法负荷社会老龄化的趋势,因此试图通过宣传改变传统价值观,让老人本身承担老龄化的社会负担,把本应由政府负担的老龄化成本,直接加诸于每个老人身上。

从政策面可窥探新加坡政府转移老人社会成本的意图。从延长退休年龄、公积金不能全数提取、立法规定子女必须奉养父母等。

改变观念减轻负担

从新加坡老人身上,可看到最重要、最基本的新加坡社会安全网,退休生活和健保计划,都必须回归到个人身上,政府通过政策技巧性转移老龄化的社会成本,再灌输有利政策的价值观,改变人们观念,达到减轻政府负担的目的。

笔者一名新加坡老同学在面书表明,虽然新加坡投票是秘密的,他严正声明今届大选将不会投票于人民行动党,并谓人民不是动物农场里的动物,不希望有一些动物比其他动物获得更多权力。年轻本土选民在政府政策上看不见有利人民的未来前景,只看到老人持续负担生活的现实。

诚然,社会安全网的缺乏是其中引人诟病的因素,包括住房、教育、新移民、人口政策、公积金疑虑等问题,都引起年轻选民对政府的不满。但是,新加坡大选成绩显示,担忧反对党势力大盛,抗衡选民不满情绪爆发的恐惧心理,仍笼罩新加坡人(包括新移民),加上对李光耀感恩之情和新移民效应发挥作用,恐惧战胜不满,“恐乱”的人民最终把威权的人民行动党送上执政宝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