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文化街吸引游客
汝来旧街场特色待发掘

汝来“旧街场”具有文化价值,通过策划能给旧街老店注入生命力。

汝来“旧街场”具有文化价值,通过策划能给旧街老店注入生命力。

(汝来12日讯)汝来人对愈趋印度化的“旧街场”,重新塑造为文化街的文化产业概念,交织着期待与疑惑?

大部分民众认为概念好,但仍缺乏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的有利条件;它不像马六甲的文化街、古董街、会馆街及鸡场街那样通过统筹规划,发展成为一条多姿多彩的老城区。

具华人艰苦生存史迹

一般认为,汝来还缺乏文化符号、元素及品牌的软实力,还缺乏人文遗迹或建筑遗址,须进一步挖掘特色文化资源,展现文化形态,增强人文视觉感受,这样才能有文化创意转变经济发展的动力。

教育部副部长兼马青总团长张盛闻于年初宣称,汝来具策略性的地理优势,有极大的发展潜能发展成为区域文化中心,促进经济。一般认为,汝来“旧街场”深具文化价值,通过策划就能给旧街老店注入生命力。

根据原创概念,旧街场有华人艰苦生存的文化史迹,可从宗教、美食、旅游的人文价值着手, 甚至还可通过在老店作壁画,借此发挥文化创意,吸引更多粉丝。

靠近国际机场
旧屋可翻新办民宿

汝来与国际机场接壤,仅需15分钟行驶路程,是游客抵境时的门槛,或离境时的最后驿站,汝来居民可研究将旧屋翻新修建,从事民宿旅游,一起推动文化旅游产业,招揽游客到来观光。

华人1919年已经商

回溯历史,早于1919年,旧街场沿路两排商铺是汝来最早发展起来的华人商区,于二战后的50年代、70年代及90年代推行国际机场的大建设期间,是汝来的旺区。

然而,近几年随着霸级市场的进驻,汝来新城和汝来3的崛起,使到汝来旧街场不再旺盛。

旧街传统商铺生意愈来愈难做,只剩老一代的商人仍继续留守祖业,但也有商家选择歇业及变卖店屋,或招租,却吸引到越来越多走出园的丘印裔投入商场,而使到旧街场变成“印度街”。

一排建于1912年的汝来旧街场的店铺,是较抢眼的建筑。

一排建于1912年的汝来旧街场的店铺,是较抢眼的建筑。

百年建筑具价值——汝来新村村长●俞熙龙

随着汝来3及汝来柏达纳发展蓬勃,汝来旧街商圈渐趋褪色,人潮消退。

但汝来旧街场仍深具潜能,因为老街有百年历史旧式建筑,还有很有审美价值的雕塑,我们可以利用此类优势,将它转化为有经济价值的文化产业。

汝来旧街场也是火车站及巴士站的交通枢纽、机场的换乘站,能吸引人潮纷至沓来,他们来到汝来,可以购物及品尝地方美食。

重新包装宣传

将汝来打造成为文化街,创作壁画、辟设步行道、脚车绿道、修饰美化、手工艺品或土产行销,例如到汝来还能尝到手工制作的云吞面及其他特式美食。只要能重新包装及宣传介绍,就能让更多人有所体验,其实,在沙叻或巴音都能找到好吃的美食,只可惜很多人都不知道。

重塑汝来旧街场,应鼓励年轻人参与,发挥创意的文化产业。

当然,该街于近几年蜕变为印度街,这是因为环境的变迁使然,好些上年纪的华裔商家因后继无人而选择歇业,或转租给充满创业激情的印裔。

杂货铺多被淘汰——有合杂货铺东主●孙福(80岁)

早期汝来旧街场有很多华人经营的杂货铺,目前很多都被淘汰,仅余下少数的一两间,我经营的杂货铺也于两三年前在政府未实施消费税前就提前结业。

在我的记忆中,旧街场于二战后就像一幅“清明上河图”,人声喧闹,那时候杂货铺的生意挺火热的,因为附近园丘多,很多人每天都要买伙食,不像现在一个星期出门买一次。

早期旧街场沿街就有10多间杂货店,现在“福兴”因为抵受不了消费税的冲击,被迫歇业,“南隆”改招牌为“彬记”,“万泰”变成五金店,“利益”变手机店,“振成”变印度店,“海成”专注酒庄的经营业务。

以前有一间可容纳整千人的“盛世戏院”,看一场戏,戏票才30仙,90年代就被拆除改建为店屋。

旧街场在早上人多车多,晚上却一片静寂。

对旧街场发展为文化街的概念,我没甚意见,只是感觉,那条街已经愈趋没落了。

很多旧铺仍空置——“彬记”杂货铺(旧称南隆)东主●詹耀全(80岁)

50年代街区人潮最旺盛,那时候园丘多,工友多,街区都是踩踏脚车的人潮现在这里渐趋沉寂,经营杂货生意迄今70年,现在就交由儿子接手。

对文化街的倡议,我认为这里没甚条件,总觉得缺乏特色,大部分的旧商铺都租赁给印裔,晚上7时打烊后就变得静悄悄。

街的另一端,还有很多旧铺都空置着,大家都感觉旧街区一直都受到当局的忽视。

靠面子书招生意——薰屋烘焙材料店经营者●颜碧仪

丈夫就在旧街区经营修理摩托车,感觉生意愈来愈难做。我因偏爱烘焙厨艺,去年4月就跟丈夫改行经营烘焙店,创业初始缺乏促销宣传,只能通过面子书招揽生意。

旧街场除了印度人多,似乎没甚特色,假如有空置店铺,有印裔商人要租的话,我会租给印裔。

对于要将这个印度街打造成像吉隆坡的茨场街,或是马六甲的鸡场街之类的文化街,我会有所保留。

生意差月杪歇业——福兴杂货店东主●余金华(63岁)

我的祖父早于80年前就在旧街区经营杂货生意,现在已经历了第三代,因为消费税的实施及生意持续挫跌,我就陆续减少办货量,9月杪我就决定结束营业,当然我甚感矛盾和惋惜。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推行发展雪邦国际机场时期,旧街场人潮攒动,有很多泰式摊档,那时候没那么多购物商场,我们的杂货生意最好,也最赚钱。

变成印度街

现在这里变成印度街,他们营商费用低,租半边铺就做起生意,每逢屠妖节,更是热闹异常。

我的杂货铺就像一幢危楼,到处都漏水;最近还接获市议会的来函,要求重新髹漆美化,可是我已歇业了。

现在的旧街场就像芙蓉波士街的“印度街”,很难想象能打造成文化街,或许那只是一种大胆的创新概念。

重塑街区创商机——美都时装东主●罗国伟

旧街场是汝来最早的街区,可衔接贯穿至沙叻、巴生、芙蓉、文丁的必经之地,很多外来者到此都会停车问路。

游客爱拍摄旧店屋

我赞成重新注入新的元素,假如能够提升该街坊走廊的建设规划,突出文化与创意,就会带来商机。

目前,有好些外来游客到旧街场时,都会拍摄那里一排建于1912年的旧店屋的街景。

我在旧街场经营时装30多年,的确于最近几年印度店多了,而且还有很多人要租赁旧铺,却始终找不到铺位,很多店主都拒绝招租,因为产业有增值的潜能。

独家报道:许世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