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三选,日人不幸!

失去人心的安倍晋三首相三次连任党总裁,任期为3年,意味着他蝉联首相也是3年,将享有“长命首相”的美誉。但这并不能令日本人欢笑,反而是长期的不幸,因为他会性急地把日本带上战场,自卫队将摇身变成准美军,在世界各角落与美军并肩作战,放弃战争的“和平大国”也从此变质,沦为美式的嗜战大国。

上世纪70年代,日本政坛热闹非凡,执政自民党内派系斗争——“角福战争”,更传为佳话。1972年,反华首相佐藤荣作下台,原想把首相宝座禅让给其兄长岸信介(安倍外祖父)嫡系传人福田赳夫(1971年阻华恢复联合国席位而失败的负责人之一),但控制了佐藤派的田中角荣出来角逐,佐藤只好主张总裁公选,随后三木武夫、大平正芳与中曾根康弘也参战而形成乱局。

安倍政府独裁也专制

由于中曾根倒向田中一边,格局演变成“三角大福”四强抗争,最终决战在田、福之间进行,史称“角福战争”。首相宝座是政客垂涎三尺之物,假如对它无野心,只有冷感,则不如辞官入山庙当六根清净的和尚更好!

当年,仅小学毕业,无政府部门经验,又缺优雅气质,属老粗一个的田中是胜在政策、谋略与人气。人们期待他上台振兴经济,解决日中问题。他果然不负众望,“日本列岛改造计划”刺激了经济发展,1972年9月又成功与中国恢复邦交,使其支持率涨至68%,创下当时的历史最高纪录。相比之下,当今7个派系头头缺乏魅力,在政策、谋略及人气均输田中多多,是主宰日本命运的自民党的一大悲哀也。 

安倍面对民众反《战争法案》及经济困境等种种打击而人气大跌,照理党内各派系头头会蠢蠢欲动,乘机扯后腿。然而,这回居然无人举手挑战,逆来顺受,真是一蟹不如一蟹的反常,难道现在搞政治的都是非田中型的斯文人,不愿树敌恶斗,无力导演现代版“角福战争”?

创坐学会弃和平路线

反过来说,安倍能成功使所有派系头头死心塌地,证明他也是个诡计多端的政客。日本政客向来冷嘲热讽共产中国一言堂,独裁专制,听不到第二种声音。

如今日本的状况与华相比,无非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日本又有什么资格批评人家独裁呢?执政党如此缺乏人才,让安倍为所欲为。对此不健康现象,不知日本选民有何感想?这次,前党总务部长野田圣子曾一人跳出来挑战安倍,但无法获20名议员推荐而放弃,让安倍得以独自称霸。但只怕安倍因而自信更强,唯我独尊,会使日本的黩武主义更为猖狂,祸害邻居!

当前日本政府,实为联合政府,交通部长由友党公明党前主席太田昭宏出任。该党母体,即后台老板是著名宗教团体创价学会,党的方向操纵在其领袖手里。换言之,该党是个宗教政党,有触犯“政教分离”的重大原则之嫌,非同小可。

创价学会原是个热爱和平和对华友好的宗教组织,但自与保守自民党组联合政府后,便放弃其历来讴歌的中道政治与和平路线,追随自民党和仇华安倍左右,猛然右拐。一些日本人为之扼腕叹息,讥笑它沦为“金鱼粪(指对自民党紧跟不离)”。

说也奇怪,该党或该教会所有人对违反其爱好和平主张的安倍右倾政治路线,居然采取“沉默是金”的态度,似乎想炫耀,他们已被自民党感化。在高层的钳口令下,人人闭口不言。数日前,终于有会员天野达志忍无可忍,收集不少反《战争法案》签名欲呈交党主席山口那津男,却遭破例拒见。这又与被日人嘲笑的中共做法有何差异?

日本政坛原是大酱缸,色香味一样,无甜酸苦辣之分,除日共和左派社民党,余者大同小异,均属右派货色,对我们来说,安倍三选,也非好消息,这意味着我们仍需面对安倍右倾变本加厉的挑战,其反动的历史观、战争观以及黩武主义的延续,将会形成一股巨大压力,也是我们一大不幸。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