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故友

150912D11_C910-5

我每次去蓝山,都会去拜访一个老朋友,她是个很老很老的朋友;她今年已经93岁,还独居在山上,她每天都开放她的家,邀请朋友们来喝茶谈心,所以她一点也不寂寞,也不会感觉日子过得没有意思。

她生了两个双胞胎的女儿和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嫁给苏格兰人,在遥远的天边相夫教子养绵羊,在澳洲她还有一男一女。他们原本都住在苏格兰,搬到澳洲之后,就想安顿下来,可惜丈夫人安心不安,老爱偷女人,控制欲又非常强,家里老是吵吵闹闹,最后她要求分开,丈夫便带一个女儿回苏格兰去了。

坐在凉台像走进梦境

我认识她时,她已头发花白,扶着拐杖走路都摇摇晃晃的,但她很疼爱我,邀请我每天都到她家里去,听她讲故事,也帮助我学习英语。

我喜欢到她家,因为她很会种花,屋前屋后都五彩缤纷,鸟叫蝶飞,坐在凉台上就像走进梦境里。我在餐厅工作,下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我就在她凉台上作白日梦。

有一年圣诞节前夕,我到她家时,她泪眼盈眶,说:“我刚刚看见我的丈夫推开篱笆的门走进来,一面走一面说:‘你可以原谅我吗?’ 我回答:‘达令,我当然可以原谅你。’ 我说完他就消失, 我知道,他已经归天家了。” 我陪她默默坐了一会,半小时后,她在苏格兰的女儿打电话来,她的丈夫果然逝世了。

她可以原谅她的丈夫,但是伤痕却难以消除,问问她过去结婚的日子,她说:“都忘记了,尝试去想,也是一片空白。”

令她更遗憾的是,在澳洲的女儿也婚姻失败。女儿离婚后,作一个单亲妈妈,所生的男儿子精力过剩,非常叛逆,周末就到外婆家,拔花折树泄愤。女儿说:“我再也不相信男人,爸爸是这样,我自己的丈夫也是这样,我要找个同性的伴侣。” 于是男儿子就有了两个妈妈。

“后妈”很疼孩子,每天为他准备午餐,带他去上学,可惜两个妈妈意见不合就分手了。妈妈不久又找另一个“后妈”,孩子又有人疼,有人带他去上课,但是,这个“后妈”也待不久,最后两个妈妈又分手了……

孩子一天天长大,愤怒也一天比一天多,少年时期是个火爆的破坏者,谁也拿他没办法。他来到外婆家就打烂家具,大声喊叫,闹得鸡犬不宁,等他中学毕业了,才慢慢缓和下来。

不相信婚姻

许多年过去了,我已搬离蓝山,有一次我去探望她,她邀请我留下来吃晚饭,说:“我儿子在这里的一间酒店弹琴唱歌,表演完毕后他会来我这里过夜,你可以多留几个小时和他见见面吗?” 我只见过她儿子一次,很想再见他一面,就很开心的留下。

我们晚饭吃完了,他的儿子才带着疲乏的身子回来。多年不见,他已长得很高大,人也长得很俊美,开口是很有磁性的男中音,相信他的歌声一定很感人,但是他说话间有一种淡淡的哀伤。妈妈问他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他回答:“我不再相信婚姻,甚至不相信人间会有至死不渝的感情。女朋友是有的,妈妈你给我这么甜蜜的个性,女孩子都像蜂鸟一样追着我吸啊吸啊,我倒喜欢一个人清静清静。”

我有一个老朋友在蓝山,很老很老的老朋友,我很想再去探望她,再次的坐在她的凉台上,追惜往日的旧梦,喝一口她亲手泡的淡淡的茶。

许有为文字与亚克力画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