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保法——日本年轻人的战场

7月16日,安倍执政党在日本众议院上以单独表决的方式,强行通过了新的“安保法案”。9月16日召开特别委员会会议及参议院全体会议,力求安保法案通过。

新“安保法案”在通过众议院表决后,将被转至参议院审议,并在规定期限内表决,否则按照日本国会议程的安排,该法案将会于9月底再度被打回众议院二次表决。尽管受到民众与反对党的强烈反对,以安倍执政党在众议院的强势,该法案最终通过不会存在任何悬念。

早前,安倍内阁一再表示,愿意和包括维新党在内的在野党协商,表现了民主姿态。但随着维新党与另一个最大的在野党民主党的合作日益深化,尤其当这两个在野党要共同提出《领域警备法》,意图替代安倍政府和自民党推进的安保法案时,安倍政府决意放弃与维新党的协商。这标志着唯一一个比较右倾的在野党与日本政府和自民党的合作陷于破裂。

9月1日,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取消与维新党关于修改安保法的谈判,将放弃修改而把原有法案付诸表决。

宪法学者指出,该法案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等内容违反宪法。这在日本各界及民众中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反对者批评是战争法案、军国主义复辟。8月30日,日本东京国会大厦外却聚集了高达12万民众,高喊“反对战争”、“安倍政府下台”等口号,全日本超过300个地点也同时发动集会,诉求反安保法的主张,人数号称100万。

综合外媒报道,日本各地民众30日发动“国会十万人,全国百万人大行动”,是过去数个月来反安保法运动最大规模的一次游行。报道说,参加者大多竟是平日与政治无缘的年轻人,他们没有什麽明确的政治倾向,之所以来到这里,据说多数出于本能的不安。

众所周知,战后的日本由于宪法所限,建立了以“日美安全条约”为基础的,“专守防卫”的防务体系,只能“固守本土”,不能对外派兵。

与“自卫权”相对的, 被叫做“集体自卫权”,被认为是同盟国之间相互武力援助的权利,属于主动进攻权利。

长期以来,虽然表面上有关“安保”相关各法一直恪守着“专守防卫”的原则。但实际上政界保守势力暗中推动改变这一原则的动向从未停止过,只是不敢公然与宪法对抗以免遭致舆论围攻罢了。  目前正在国会审议中的新“安保法案”,所以让人感到不安,尤其是年轻人,是内含集体自卫权解禁等内容。

评论指,解禁“集体自卫权”,升级“日美安保条约”,修改“宪法”,也许可称为是安倍自民党国家战略目标的三部曲。解禁“集体自卫权”,安倍于去年7月1日通过内阁决议已经做到了。而目前成立在际的新“安保法”则是第二步,将成为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海外派兵)最有利的法律依据。安倍的第三步是修改宪法,他正一步一步在任期内朝目标迈进,能否实现,就看其运气了。

人民上街反对法案反映了,日本政府与人民想法的不同,老百姓痛恨美国原子弹,更痛恨战争,安倍也曾说过“不能让后代无休止地背负着谢罪的命运”。

2003年,英国曾有过上百万市民走上街头,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但却没能够阻止英国的海外派兵,结果造成不少士兵的牺牲。就在安倍于8月发表抗战70周年纪念讲话,一切言犹在耳之际,而这次似乎却真的要轮到日本了。

时代再不同,战争的后果永远只有一个——人命伤亡,权力狂可以有许多借口,人民的愿望却只有一个——安居乐业。但愿日本年轻一代能有一个和平安宁的未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