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杜牧的女人回忆

唐诗写男女恋情、友情、手足情、亲情占了唐诗重要部分。

男女之间的恋情,以晚唐的李商隐和杜牧两人为代表人物。

尤其是比杜牧迟了9年出世的李商隐,他被后人称为唐代诗的第一人。他用的文字哀怨艳丽,又含意不明,却令人感受他对诗中寄情的女性那份恋爱真是刻骨铭心。

李商隐在政途上受朋党政治的迫害,才华无以施展,只好寄情男女间交游,他对妻子的爱及与女性触发的恋情,冲淡他仕途上的失意与苦闷,也成为他诗文创作的抒发对象。

他写〈锦瑟〉,单是后4句,就教千多年来后人感动。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哀艳的绝句

李商隐是唐诗作者之中谜语的高手,他的诗写给谁,他恋爱的女性是什么人,没有曝光也无从追查,更不留半点闲言是非。

就如〈锦瑟〉一诗,他引用的典故及文字哀怨,读一千回就有一千回不同的叹息感受。

再欣赏他的〈无题〉,前4句是动人心弦的千古绝句。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写男女缠绵与离散的伤痛,没有人知道他写给哪一个在他生命中激起过涟漪的女人。只有〈夜雨寄北〉一诗,比较可以推断,是写给他远在长安的妻子的情诗。

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文字少了哀艳,十分夫妻气氛,是写夫妇爱的佳作。

恋情值得回味

跟李商隐同时代又同样是多情种的杜牧,他的异性恋情公开,多是在江南任官期间的现实之作,而且交游对手以才华出众的名妓为多。他回忆在扬州妓院风流往事而作的〈遗怀〉一诗,就有“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这两句,自认是与妓女交流的一段值得回首的快活时日。

不过,他另一首情诗〈赠别〉,根据文史研究者的推测,对象不是妓女,是一名未成年可能接近成年期的恋人。诗这样的写——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初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杜牧写他跟这位少女别离的情景,有更伤感的两句——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唐诗风情“情诗”⑴

游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