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主义者骂得轻松

几千个罗兴亚人从缅甸逃出来,已叫东盟诸国头大如斗,数十百万中东北非回教徒难民如潮水般涌向欧洲,仍陷在经济衰退泥沼中的欧洲诸国,相对泰马印,更是一个头是几个大。

罗兴亚人遭信仰佛教的缅甸恶待,但同为回教徒邻国的孟加拉,也没因同一信仰的兄弟情谊,伸出援手。缅甸因为宗教、历史因素排斥,孟加拉亦是冷漠拒之门外。

至于欧洲的难民,长期没有断绝,这一波大潮的蝴蝶效应,则始自阿拉伯之春。春天并未临到这些国家,严冬急冻的基督徒及少数民族死者已死,逃者已逃,不能逃的正在冰雪之中。在基督徒及少数族群被杀被逐被压迫之后,就是轮到无辜回教徒遭殃的时刻。昔日的共产党怎样对付异己,以后又怎样清党肃党,极端的回教政权也如此。即使不向自己人下手,得了政权之后,其治国无能,搞到民不聊生,亦同共产的极左政权雷同。

乘人之危发不义财

民不聊生是这两种政权的特征。因此,难民大都都是来自这类国家。难民不会涌向体制相同的国家——海湾五大富裕的回教国家,并无难民问题。他们响往自由世界,首选是奔向自由世界的富裕国家。站在一旁观火的人道主义者指指点点,说三道四,非常轻松。这年头,只要摇起人道主义、人权等政治上正确的大旗,凡自顾不暇而拒绝收容的国家,立刻显得罪恶深重。但人道主义者,对于制造难民的祸首元凶国家,以及乘人之危大发不义之财的人蛇集团,能做什么吗?

欧洲国家,纷纷自顾不暇,人权人道主义者责备他们缺乏人道,因为人权主义、人道主义者并不当那头难当的家。

站在人道,理当收容。可是收容后,难民不是溶入新社会,一旦人数够多,他们又要回教化社会回教化国家。这死结,是人权人道主义者所能打开的吗?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