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首登者华莱士

峰顶眺望著名的金山电台。

峰顶眺望著名的金山电台。

我在《山岳事典》中收录了20位半岛山岳首登者的名字和首登年份,其中以华莱士最早。

1869年出版的《马来群岛科学考察记·The Malay Archipelago》,作者艾佛瑞德·罗素·华莱士(Alfred Russel Wallace,1823-1913),在考察记的第一篇章中,即记载了他由新加坡出发麻六甲(马六甲),登上金山进行博物学考察的事。时间是1854年7月至9月,此后峰顶那块大岩石即被命名为“华莱士岩”。

华莱士(Alfred Russel Wallace, 1823-1913)

华莱士(Alfred Russel Wallace, 1823-1913)

自学成博物学家

书中还载有双扇蕨和蚌壳高山蕨的绘画图,很有趣。而华莱士也由此成为有纪录以来的金山首登者。

也就是这位华莱士,在1858年寄出了一篇论题为〈论变种无限离开原型的倾向〉(On the Tendency of Varieties to depart indefinitely from the Original Type)给著名的博物学家达尔文,让达尔文手足无措,几乎令其20年苦心研究及撰写的《物种起源》付之东流,虽然历经风波。《物种起源》终于予1859年11月出版,标志了19世纪生物科学的伟大革命,而演化论,也被命名为“达尔文理论”。

华莱士家中一贫如洗,他14岁辍学,主要靠自学才成为博物学家,由于家境寒酸,从未被英国学术界所接纳,一生也未任过任何公职。华莱士赖以糊口的行当,就是多年来在马来群岛等地大量搜集各种各样的动物、昆虫、鸟类标本,再通过代理转售给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及后来以写作为业。华莱士的标本搜集量极丰,竟达到12万5000件之谱,从而也尊定了物种演化理论的物质基础。

苍松漫漫,高山景致美不胜收。

苍松漫漫,高山景致美不胜收。

两个不同的生物地理区

达尔文则出身上流社会,家境富裕,年纪轻轻便乘搭“小猎犬号”周游世界。然而达尔文却视年轻的华莱士为擎友。

虽然华莱士生前并未在演化理论中获得名望,但却有一件事意外的让他名留千古。在马来群岛搜集标本期间,华莱士深切的发觉一件事,即是爪哇龙目岛及婆罗洲以东的生物群,与西边的亚洲部分有很明显的差异,一边是人猿、老虎、大象、雉鸡,另一边则是吸蜜鹦鹉、有袋类、天堂鸟。

这两个地区的气候及生态条件虽然类似,但物种却大异其趣,华莱士便归纳出两个不同的生物地理区,即印度区及澳洲区。后人附会,把这条分界线叫作“华莱士线”。这种线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朱海波/文字与摄影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