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儿不能打电话
吸烟亭让烟民解瘾

一名烟客在吸烟角落解瘾。

古城划定禁烟区多时,但成效不大,部分民众觉得禁烟区告示牌不足够,位置也不够明显,加上不够多语化,以致起不了作用,无法警惕市民。

然而,州政府近日却基于仍有人冥顽不灵,决定在禁区内设立吸烟亭,让烟民在禁烟区内有个解瘾之处。

马六甲首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哈仑上周在州行政议会后宣布设立吸烟亭,州政府做此决定,是为了避免吸烟者诸多借口在禁烟区吸烟,因为许多烟客被捕时,皆表示禁烟区没另设吸烟区,被逼知法犯法。

首长也说,一旦设立吸烟亭后,烟客再也没有理由在禁烟区吸烟。

目前,吸烟亭正在设计中,吸烟亭设有一扇门,内有通风设施,可容纳两三人,外观就好像电话亭。

一些禁烟告示牌只有国文,外国游客看不懂。

烟民非吸烟者双赢

对于禁烟区将建设吸烟亭的决定,民众认为,这不但能让吸烟者解烟瘾,也能减低市民吸二手烟的机会。

商民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都对州政府欲建设吸烟亭的建议表示赞成,因为能让吸烟者在禁烟区内找到吸烟亭一解烟瘾。

他们表示,禁烟区目前的告示牌不但不足够,位置也不够显眼,加上一些告示牌不够多语化,对处在禁烟区的烟民没有警惕作用。

此外,一些吸烟者更缺乏公民意识,不但随意抽烟,更把烟蒂随地乱丢,造成四周环境不卫生。

烟民随地乱丢烟蒂,影响环境卫生。

当烟蒂筒透明露天吸烟区遍地烟蒂

虽然甲州一些地方目前设了开放式的露天吸烟角落,让吸烟者吸烟,并把烟蒂丢入烟蒂筒内,但仍有许多烟民随意抽烟与乱抛烟蒂。

根据卫生局的资料,甲州设立了大约50个开放式的露天吸烟角落,甲市区有24个、野新市10个,亚罗牙也12个及甲国贸中心5个。

鼓励举报违规者

每个露天吸烟角落也装置一个丢弃烟蒂的圆筒,好让吸烟者抽完烟后,把烟蒂丢入筒内,而不是随地乱丢,衍生卫生问题;可惜吸烟者缺乏卫生意识,仅少数会把烟蒂丢入筒内。

卫生局官员说,市民如发现有人在禁烟区或建筑物内吸烟,他们有权劝止;同时,市民如发现一些餐厅内缺乏禁止吸烟告示牌,或有食客吸烟,也能拨电话06-235 6999向该局投诉。

禁区被捕罚250元

甲州是于2011年开始划定5个禁烟区,分别在马六甲拉也、马六甲国贸中心(MITC)、世遗区、亚罗牙也及野新市。

旅游区路边也禁烟

该5个禁烟区只是不能在建筑物内吸烟,却不包括建筑物室外如路边;但属于旅游区的鸡场街和炮台街的建筑物内外,包括路边都属于禁烟区。

根据卫生局的资料显示,马六甲拉也目前有最多吸烟者在无冷气的建筑物内吸烟的案例。

吸烟者一旦在禁烟区被逮捕,有关当局能开出250令吉的罚单,而目前只有大约60%的违规者缴付罚款。

减低吸二手烟

——商人●郑帝华(51岁)

如今的烟民数量逐渐增加,因此我认为设立吸烟亭确实能减少市民吸到二手烟。

另外,我认为,禁烟区的告示牌也不足够,很难警告市民该区属于禁烟区。

一部分的禁烟告示牌上只有国文,让许多只懂得中英文的游客无法了解,间接也不知本身处在禁烟区。

告示牌不显眼

——商人●侯再发(52岁)

我赞成州政府日后在禁烟区设吸烟亭,但有关执勤员须时常巡视及严厉执法。

我认为许多人仍在禁烟区抽烟是因为政府在宣传方面还做得不够,加上执法不严,导致烟民有恃无恐。

此外,禁烟区的告示牌位子非常不恰当,不仅位置太高,大部分的告示牌也都放在不明显或较隐蔽的地方,根本无法警惕市民,以致贵为旅游区的老街,虽是禁烟区,但走道上仍会出现许多的烟蒂。

我曾经多次目睹本地市民或游客在禁烟区抽烟,抽完就随地乱丢烟蒂,使到环境不卫生。

不宜容纳多人

——家庭主妇●罗依婷(37岁)

为了不让禁烟区的二手烟飘散,州政府设吸烟亭的确是个不错的建议,因为能兼顾烟民和不吸烟的市民。

我认为,州政府可考虑在人潮比较少的地方设立吸烟亭,同时,吸烟亭同一时间不能容纳太多人,大约三四人恰恰好。

此外,我的丈夫也有抽烟习惯,但他从不会在屋内抽烟,而是选择到开放式空间才抽,这样才不会让孩子吸到二手烟。

须严格执法

——商人●许华安(58岁)

我本身没有吸烟习惯,但也没因此反对其他人抽烟。

不过,偶尔走在禁烟区与抽烟的市民擦身而过,飘散的二手烟会让我感到不舒服,但也没有权利阻止他们抽烟。

我认为,如果州政府打算在禁烟区设立吸烟亭是很好的建议,但我希望他们能以更实际及严格的行动执行,不然恐怕吸烟亭不会带来任何效果。

因为州政府虽有在禁烟区设警告牌,但仍有许多市民不遵守规则,继续随意抽烟。

此外,如果设立吸烟亭后没好好使用,最后不排除会变成流浪汉的栖身之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