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衫军”的理念

8月29日,大马人证明了一件重要的事:为了共同原因而和平集会,是可能的。我们不再相信任何人说,超过5人的集会一定会失序和有暴力。

净选盟4证明,巨大的人群可以有纪律和秩序。他们遵守指示,不突破独立广场的障碍,事后也收拾干净;游行期间,他们举起海报表达对时事的感觉、发表和聆听演讲、唱歌、扎营和进食。所有行动都是和平的,彼此非常友爱。

这次我不能在国内加入同胞抗议,退而求其次,我同日在伦敦加入约1000大马人,为同一个原因示威;我们从大马最高专员署前开始,举横幅和海报,聆听数场演讲,向最高专员署官员挥手,然后走向白厅,停在唐宁街,最终到达特拉法加广场,在雨中唱国歌;只有两名警察看守,再次证明我们不需要强大警力在场,才能确保行为检点。

斗争目标不明

在全世界约40城市,大马人为净选盟而集会,都没有事故。那就说明抗议活动的暴力并非抗议者造成,而是因为催泪弹和水炮的使用。这次警方意识到这个简单的事实,我们必须称赞。

现在有人在谈“反集会”,已被宣告非法,但像净选盟一样仍坚持举行。我普遍赞成言论自由,不会阻止任何人表达意见,无论后者多卑鄙。

问题是,我难以理解所谓“红衫军”代表的理念。他们似乎仅为反对抗议者(尤其是净选盟抗议者)而抗议。虽然我们很清楚净选盟赞成的课题,但是,我们不太知道“红衫军”斗争的目的。

我想,可以公平地假设“红衫军集会”是反净选盟,他们所要的一定与净选盟20万参与者所要的完全相反。让我们看看这是什么:

降级最不发达国家

净选盟要自由和公平的选举。我想,“红衫军”是要不自由和不公平的选举,可能是他们能出任任何公职的唯一途径。如果他们英语流利,我会建议其口号为“Stack the Deck”(洗牌作弊)。

其次,净选盟4要求干净的政府。那一定意味着“红衫军”要求肮脏的政府,其中,金钱决定一切,无论是谁上位、制定什么政策和法律。我好奇,“红军”中有多少人能影响任何政策,因为很少人可能变成百万富翁。百万富翁不需要一马援助金。

说到这点,净选盟4第三个要求是采取行动救经济。令吉跌到前所未见的低点、所有东西对我们来说极端昂贵时,我们显然需要看见当局采取实际行动,确保我们不会降级为“最不发达国家”地位。不过,既然“红衫军”与净选盟意见相左,我必须假设他们不介意我国沉沦到某些世界最贫穷国家的同等水平。可能他们希望出国找工作,像我们某些邻国。

第四,净选盟4要求异议的权力。意思是尊敬地反对任何人(包括政府)的权利。既然“红衫军”已履行权利反对净选盟,他们真的应对此要求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我认为异议的权利,意思是描述你不喜欢事物的词汇,不仅是只有“愚蠢”一个词。

自己团结意义不大

因此,在9月16日,“红衫军”想要在庆祝多元化团结的日子,模仿净选盟进行自己的“非法”游行。我不知道“红衫军”是否有意表达多元化,因为他们迄今看来是单一种族和单一性别的。跟自己团结,意义真的不大。

或许,在马来西亚日,我们都应该留在家,从远处看铁头破砖的表演,或出席其他地方的有趣活动;他们可以从家里带来食物和饮品。让我们看看他们事后会不会清理吧!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