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温泉

朋友问:“ 有去公共澡堂泡温泉吗?”我回应他诡异的笑容: “ 你说呢?”

这一次我们拜访的大学坐落在别府市,有温泉热点两百多座,是世界第二多温泉的城市,只比黄石公园逊色。别府市离开日本第四大城市福冈两小时路程。我们第一天抵达别府,因为下雨,可以看见山林翠绿,烟雾缭绕,非常典型的传统村落景色。因为温泉由地面冒起,可以看见处处白烟笼罩。据说泡温泉后睡眠特别沉、香,因此非常期待。

以前没有泡过温泉,没想到,这一次在日本6天就跑了两次。

大学当局很体贴,第一天就特别安排我们在一家典雅的“樱汤温泉”享用一人一个缸的浴室。那缸可不小,可以容纳3尺深的温泉,而且双脚伸直还着不到边。温泉这东西可是奇怪,一直汹涌喷发,日日夜夜,数百年来竟然没有枯竭。脚往缸内探,马上抽回来。它的温度约在摄氏42,只好以另一支冷水调节。

幸福指数忽涨

沉浸在温泉中,幸福指数忽然涨了起来。玻璃墙外绿树扶疏,如此接近大自然。这可是有钱有闲的玩意呀。白居易的〈长恨歌〉写的“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是多么旖旎香艳。玄宗早年开疆辟土何等英勇。见到杨贵妃时正是他累意浮现的阶段,真是天意。温泉水滑,我也因此更加明白唐玄宗为何耽溺于杨贵妃的华清池了。

日本人外貌极为严肃坚毅,不苟言笑。我推测他们那么喜欢泡温泉多少也是因为可以借此缓解一日里的严谨肃穆。日本人那么喜欢泡温泉是不可理喻的。当我最初打开旅店的电梯,即见穿着同样浴袍的男人与女人。打开房门,又见床上摆着一件浴袍。原来我居住的酒店有温泉设备。人来人往,他们是去泡温泉的。我要去吗?

原来大家都是一个样

我有点忐忑不安的追问向导,他回答:“没错,是赤裸的呀。”踌躇再三,在第三个晚上,我终于换上浴袍,直闯男汤之池。打开门,一个温暖的池塘内已经有人沉浸汤内闭目沉思。另外一个大男人则站在池缘仰头吸纳,任由全身赤裸对正入口。啊,原来大家都是那么一个样。没有人有任何不同。我顿然有所领悟。揭开浴袍,打开水喉,慢慢为自己全身洗刷。在异乡人面前为自己的身体洗净,是很奇特的感受,只恨自己没有壮硕的身躯,为民族争光。我跨过两人的跟前,徐徐浸入男汤之池。刹那间,好像回去儿时在小溪与朋友一起捕捉河鱼。我闭上眼睛,遐想当年。我尽量沉入池底,享受温泉的滑腻。

别府市有那么多的温泉眼,是上天对她的眷顾。日本人做事严谨,却可以在汤池赤裸相见。泡过温泉,还是不会明白日本人复杂的心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