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老化 破产年轻化

大马经济最近比较烦,除了经济放缓、令吉大贬、消费低迷外,还有另两件事也够令人担心。 

虽然这两件事还未形成大威胁,但如果情况再恶化下去,难保不会变成大危机。 

这里指的是人口老化,以及破产年轻化的问题。 其实,这是大马,也是许多国家的隐忧,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课题,但情况却越来越严重,令人担忧。

根据统计局早前发布的2010至2040年马来西亚人口预测报告,到了2021年,65岁以上的国民将占我国总人口11.4%,总计达440万人,届时,大马将成为一个人口老化的国家。

问题是,这些将在未来6年步入65岁或以上的国民,是否已做好退休的准备?

他们是否有充裕的养老金安享晚年?我们是否已筑好社会安全网?

还有,老化的人口,经济增长会否放慢?国家竞争力会否下跌?不要忘了,2020年若我们能如愿达成先进国和高收入国目标,第二年却马上变成人口老化国家,老化的国民真的是高收入群吗?

平均每天63人

另一方面,国人破产日益年轻化,也值得我们深思,当局更必须正视及采取措施克服。

大马报穷局数据显示,我国去年有5547名35岁以下的年轻人破产,人数是2005年的一倍。

其中,25岁以下破产的人数,达到635名,是前年的3倍。

而且,虽然35至44岁是破产人数最多的年龄层,但25岁以下国人却是破产人数增幅最大的一群。

2012年,我国平均每天有41人破产,2013年增至51人,到了去年再攀升至63人。

欠逾3万列破产

根据我国破产法令,凡拖欠3万令吉以上,可被列为破产。

大部分宣告破产者,是因无法偿还车贷,其次是房贷及个人贷款违约。

其他主因,包括信用卡债、充当担保人等。

若根据性别,破产者约七成是男性,女性只占三成。

年轻人债台高筑,不仅将打击他们的购买力,市场消费及整体经济也将大受打击。

更要命的是,在周转不灵、走投无路下,他们可能转向非法借贷如大耳窿借钱,最终将产生家庭与社会问题。

合法借贷者如银行,也须对国人负债率大幅升高的现象负上很大责任。 

关注银行擅自批准贷款

笔者就曾在申请信用卡后,接获银行的个人贷款献议。

更离谱的是,有关个人贷款竟在未经我同意下就批准,更直接帮我开了有关户头! 

而有关个人贷款的年利率高达11%。

若非笔者坚拒这笔个人贷款,并多番奔波后撤销有关贷款及关闭户头,也许笔者也已成为债台高筑甚至破产的其中一人,因为笔者没有能力摊还高昂的利息,还有每个月数目可观的供期。

采取良策应对

当局除了必须对高度商业化、唯利是图的银行严加管制,避免更多经济能力有限的国人陷入过度借贷的陷阱,更应采取更多短期及长期的策略与措施,对症下药的解决越来越多国人破产,及破产日益年轻化的问题。

否则,我们将付出高昂的社会代价,甚至祸延下一代。

到了2020年后,许多国人老来仍须工作糊口,许多年轻人则债台高筑甚至破产,我国成为高收入国又有何意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