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风雅颂》诗刊

锺夏田与金苗诗合集《鲜花集》

锺夏田与金苗诗合集《鲜花集》

光阴荏苒,转瞬两年已过。《风雅颂》诗刊自2013年11月创刊,迄今一共出版了4期,第5期预定将于今年的11月问世。此诗刊的正副主编是:碧澄及陈泽玻、编委有锺夏田、杰伦、白岩、金苗、秋山、王涛、沈钧廷及柯金德,称“风雅颂十友”。在这10人中,年纪最小的是秋山和王涛,但他们也都超过45岁。他们中大多数都曾担任过大马华文作家协会的要职,而柯金德和沈钧庭目前仍是作协的理事。

严格地说,他们创办风雅颂诗刊并无什么大目标与方向。如果硬说有目标,他们只为了让爱诗及写诗者(不管写的是新诗或旧诗)拥有多一个发表作品的园地。又若说有方向,那便是主编碧澄在发刊词中所写的:“我们希望借着《风雅颂》诗刊的出版,能掀起马华文坛的新风与热潮。”

坦白说,“风雅颂十友”除了喜爱诗或写诗之外,并无相同的文学审美标准,而彼等之写作表现手法或技巧,也有着很大的距离,也许大家能相聚一块,搞这么一份同仁诗刊,在他们的心中早已存在着一个“求同存异”的看法和主张。

“风雅颂十友”就因有了一份诗刊,大家相聚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除了远在北马的王涛和秋山,其他的成员均常有饭局,聚会地点,不是在八打灵,就在吉隆坡。

然而风雅颂诗刊已出版了4期,它真能掀起马华文坛的新风与热潮么?笔者听说有人搞得比风雅颂更加火热,出版了一系列诗书,那是件令人鼓舞的喜事。这儿的诗坛实在太冷,理该热闹一些。

在等待新风热潮的到来之时,我却为“风雅颂十友”的锺夏田和金苗二位诗友感到欢奋,因他们的合集《鲜花集》已在付梓之中,很快便能和爱诗的读者见面。锺夏田在后记里说,若无《风雅颂》的存在,他不可能在短短两年中写下诗集里的50首诗作。

此外,尚有停笔已久的沈钧庭诗友,目前也在动笔写诗了,且看他的一首新作〈湖的心事〉:过了中午/风儿和阳光相约/到远方去流浪/湖就变得/更沉默了/总把心事/沉到湖底/只憧憬天边的/一边绚丽彩虹 日日在湖畔/洗发的杨柳/林中聒絮的鸟儿/行色匆匆的浮云/都不明白/湖的心事(这首拟人化的小诗,情景交融,寓意深远,结构严谨,诗味颇浓。)

岁月匆匆,我但愿所有爱诗写诗的人都投入写诗的行列,把各自的“心事”均书写成诗。

走笔至此,我得向读者交代一下,古有“竹林七贤”、“建安七子”,我们不敢自称为“贤或子”,一来不掠古人之美,二来也比较符合现代的意义,而以“友”名之。

《风雅颂》的园地公开,十友欢迎所有写诗的作者投稿。

杰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