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离开,总是有原因的
——哥哥张国荣(上)

150909D12_C615-5

很久没有玩音乐了!上一次弹钢琴作曲的时侯,应该是一两年前的事了。灵感跑到哪里去?以前只要肯花时间坐在钢琴前,或是为某个主题要“赶工”,一定不会空手而归。前者是等灵感到,后者是“制造”灵感,两者是有分别的啊!说到底,我当然希望灵感这微妙的感觉会像不速之客突然到访,哪怕是来不及迎接(曾经试过信手拿起一张卫生纸就将歌谱写上去),那份冲动是自然而然,而且是最珍贵的。现在用手机录音方便多了,随时随地都可以哼上一两句,可惜,我这位“老朋友”已很少来找我了!

5、6年前有歌迷写信给我,他们关心的是:我为什么突然放弃音乐了。当时应该是我开始义卖书画作品的时候,一方面要应付“订单”(虽然不怎么多),一方面却因水平有限,每天都要加紧练习,临摹加创作占了我大部分时间。相信这是引起误会的原因吧!他们还担心我得了忧郁症。我连忙解释自己对音乐创作热情冷却的原因。

此消彼长

如果要给以前的我打分数,在作曲演唱方面大概也值80分吧?70分可以说来自天分,本来如果肯多用心,分数应该会高一些,可是自己不太热衷台前工作,作曲也不能像机器人一样每天做呀!再说,年纪愈大,得分更不会成正比,怎样也不会往上攀了(除非有奇迹)。无奈地看着自己往后退的情况,无论是体力、知名度,或自信心一天一天在倒数,能不沮丧吗?相反地,我在书画的领域是从零开始,只要花多些心血,慢慢感受成长的喜悦,就算只有0.5分的提升,我都会雀跃万分。

某些人是天生属于舞台的,或许反过来说,舞台是属于他们的。哥哥张国荣就是其中一位。过几天是他的生忌,在他离世翌日(2003年4月2日),我在马来西亚的家为他写了一首歌。事隔多年的今天,我同样地用文字来表达对他的怀念:

很想为Leslie画一幅肖像,完成后会与大家分享。

很想为Leslie画一幅肖像,完成后会与大家分享。

文字表达怀念

“Leslie,写给你的那首歌还没有名字,也从来未发表过,因为,每次唱的时候总是哽咽着,连唱demo都没法完成。曾经想请其他歌手演译,但谁呢?谁能替我唱出心中的话?

“2002年10月,香港作曲家协会晚宴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你是当晚大会主宾。你可能没有发现我坐在你旁边的那一桌,很想走过去跟你say个Hi,但闪光灯闪个不停,人群将你我隔开。看着你在台上致词,看着你的背影匆匆离我而去。怎会想到,从此与你……”

(待续)

潘斯里陈秋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